夏花湫月

张佳乐脑残粉,热爱双花,霸图铁杆粉丝。

【孙哲平24H生贺14点】那年高考



#孙哲平生贺24h第十四棒
#大孙生日快乐!!!
#梗源2017年全国三作文题
#cp双花
#有私设稍微更改原著
#ooc,ooc,还有ooc
#我一无用文笔,写不出你半分美好



孙哲平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小子了。
最近荣耀神之领域出现了一个新人,是个弹药专家,不知道他下本打boss的本事怎么样,打架截货这水平倒是一流。孙哲平他们的公会才刚建起来,就被那小子截了三次稀有材料了。最让人蛋疼的是,都被截了三次了,三次孙哲平一次都没在,三次被截的这群人没一个人看见那小子的ID。
“落花,咱别守着他了,他都好几天没上线了。”同行的人苦逼兮兮的说。
“不是,我就纳闷了。”孙哲平转了转视角看着身后这一堆人,“三次你们都没看见他的ID?”
这几个家伙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姑娘弱弱的说了一句,“他一过来跟放烟花似的,看不见ID……”
“……烟花?弹药技能光影?”“对!他技能挨个往外丢,五颜六色的一堆根本看不见人影!”
……真是个人才。孙哲平颇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过转念一想……身边这帮人水平也不算差了,这个弹药看来强得不止一点?
能灵活的用技能制造光影,输出循环收放自如,既能掩护又能进攻,而自己的职业是狂剑士,如果能再搭配一个远程……
突然消息栏开始狂闪。孙哲平点开一看,嚯,满屏的感叹号。
花开堪折:落花你在吗那小子又来了!!!!坐标(1454,4916)你快带人来支援我们!!!!!!!!!!!!!
孙哲平也不敢耽误,赶紧叫着身边这群人往坐标那边赶。果然,到了之后那是一片混战,唯一能看见的就是大团大团的光影,饶是孙哲平身经百战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太快了。这个弹药专家,手速太快了。在网吧跟自己混的这群人水平都算不错了,比起这个弹药专家还真是是差了不少。
如果有可能,还真想招揽招揽这个人。
然而等孙哲平开着狂暴带着一群人杀进去的时候,他明显听见有人喊了一声,“我靠来帮手了撤撤撤!”
想跑?孙哲平想都没想马上接了一句,“跑什么,有本事好好打一场!”
“别啊哥们儿!我就今天还有空摸一盘!明天后天我还有正事呢!”
“你有正事关我什么事!”孙哲平一剑砍下去,血花四溅。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他砍到的是不是跟他说话的这个人,弹药专家的技能干扰太强了,他也看不清这群人到底谁是谁。
“大哥,今天6月6号啊!明天后天我高考啊!万一你今天把我打惨了我心态崩了怎么办!”
……孙哲平就真的住手了,还招呼着周围的人一起准备撤了。高考,那可是终身大事,真万一影响到他怎么办,那自己可就真成罪人了。
何况这哥们儿喊得那么惨,孙哲平觉得自己再下手就太不地道了。但是话说回来,为什么明天高考今天还有心思打游戏啊?看来不是个学霸就是个学渣。孙哲平暗自腹诽着。
那一群人跑得贼快,一会儿就只剩下一团影子了。孙哲平站在原地看了半天,那边有个弹药专家,一边飞枪后退一边向他挥手,头上还顶着一个大大的文字泡写着谢谢。得,错不了了,刚才和自己有直接对话的这位仁兄,就是对面的贼头子,那个放烟花的弹药专家。
“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花开堪折语气里满是不甘心,“明明可以把他们一波团灭的……”
“以后他们势必还会来,有的是机会。”孙哲平说着调了调视角看了看他的人,“怎么样,这次有人看见他的id了没?”
“第二个字是花!”“id一共四个字!”“第三个字感觉有点复杂……”
“行,这就好说了,以后盯着点。走了,收工!”
三天后。“落花!那个叫什么花什么什么的弹药又来了!”
“这是高考完了又回来了啊?”孙哲平嗤笑一声,落花狼藉起身把重剑往肩上一扛,“坐标给我,我再会会他!”
。。。。。。
张佳乐一脸郁闷的看着趴在地上的百花缭乱和站在一旁的落花狼藉。
万万没想到,高考回来刚上游戏又碰到这哥们儿了。自己现在血量感人,他平A两下都能把自己A死,认命吧认命吧。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生无可恋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以防看到百花缭乱被杀的惨状,“那啥,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我之前也抢过你们不少东西,现在要杀要剐随……”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
张佳乐懵逼了,彻底懵逼了。不是,我抢了你东西你还要和我搭组合,这是什么操作???有诈吗???
不对,自己现在这样有什么可诈的。张佳乐想了想,抬起百花缭乱的视角看了看落花狼藉,“什么组合?抢boss下副本的固定搭配还是?”
“职业联赛。”落花狼藉扬手丢了一瓶血药给他,“怎么样,有兴趣吗?”
张佳乐接了血药赶紧给百花缭乱用了,起身一屁股坐到旁边的石头上,“我靠,职业联赛!这么6!”
……那一刻孙哲平仿佛从百花缭乱的眼睛里看到了blingbling的星星。
“对,我想找个合伙人,一起组建一支战队去闯闯职业联盟。怎么样,一起吗?”
“这个,嗯,我还是先考虑考虑吧,毕竟我家还是希望我考个大学。”
“没事,你慢慢考虑。”八成又是对电竞行业有偏见的家长。孙哲平腹诽着,转过视角看着他们二人面前那一小丛花。
荣耀大陆上的花丛里多的是系统做出来的蝴蝶,西部荒野这图,路边零零散散的小野花上也有那么几只。张佳乐随意的敲了敲键盘,百花缭乱随手一个点射,啪,一只蝴蝶直挺挺的就掉在地上不动了。
枪法太准了。孙哲平在一旁看着不由得感叹了一句。这么精准的枪法,别说网游,就是在刚发展不久的职业圈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
“诶,我要是能跟你组战队,咱们得起个名字吧。你看你落花狼藉我百花缭乱,叫双花怎么样?”
“双花哪里够。”孙哲平给落花狼藉也用了瓶血药,“要百花才好。”
百花缭乱打了个响指,“好主意,这名字我喜欢。话说,怎么称呼你?”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你呢?”
百花缭乱抬手吹了一下枪口的烟,然后就是少年独有的肆意张扬的声音——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
“你要来找我?”张佳乐抱着半个冰镇西瓜坐在电脑前,“那感情好,省得我没理由跑出去。”
“对,三天后的飞机,我和花开他们都过去。”
“诶,话说你哪里人啊?”张佳乐用勺子挖了一大块西瓜送进嘴里,咬着勺子含糊不清的问。
“北京。”
……张佳乐差点没把勺子咬断了。
“北京?!来昆明吗?!跑这么远你家没人管你吗?!”
“没人管我啊。”孙哲平无奈的扶了一下歪了的耳机,“你要是再用这种分贝说话,你的搭档还没出道就将失去听力了。”
“滚滚滚。”两人熟了之后张佳乐说话也大胆起来了,“不是,认真的,你跑这么远真的没问题?”
“没问题,你相信我吧。”
面基那天张佳乐其实是有点紧张的,起因是他并不知道孙哲平是个什么样的人。当他推开咖啡厅的门看见孙哲平的一瞬间——
那是个浓眉大眼的少年,眉眼间有着年少时应有的朝气,还有几分轻狂和傲气。
对,狂傲。就像落花狼藉那样。
尽管心里已经敲定了,张佳乐还是出于礼貌问了一句,“孙哲平对吗?”
“对,张佳乐你好啊。”孙哲平伸手,张佳乐跟他握了一下,“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然而,一杯咖啡之后,画风就变成了——
“什么,我靠,你才17吗?”
“对。”孙哲平点点头把身份证甩给张佳乐,“我还有一个月才到18岁生日。”
“等一下等一下,你现在还未成年……”张佳乐看了一眼孙哲平的身份证,确认了孙哲平的生日之后一脸惊恐的把它扣在桌子上,“你家人要是找你找不到,会算我诱拐未成年人吗?我他妈可是二月就成年了啊!”
孙哲平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这个你就放心吧,他们连我没高考这个事都不管,绝对不会出来找我的。”
“……你没高考?”
“没啊,会考过了混了个毕业证,然后就天天泡网吧打荣耀,准备进军职业圈了。”
“我靠6啊哥们儿……哎呀一说哥们儿我想起来了。”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我差点没管你叫哥,结果你比我小……我该怎么叫你啊?”
“你想怎么叫都行,我无所谓的。”
张佳乐开始绞尽脑汁,“我想想啊……老孙太老了,小孙显我老,阿平太别扭,平平……我的妈啊。”
“……别纠结了。”孙哲平笑了出来,“不介意的话,叫我大孙就成。”
“诶好,大孙。”“嗯。话说你现在这样,是能放弃大学出来打比赛了?家人同意了?”
“这个……我正在商量,你就别管啦。”张佳乐说着话锋一转,“先别说我了,这家店的提拉米苏特别好吃,要不要尝尝?”
其实他心里,早就有自己的主意了。
。。。。。。
孙哲平看着垃圾桶里那一堆碎纸片,眼角跳了跳。
“这就是你商量的结果?录取通知书拿来就撕了?”
“……啊,对。”张佳乐顾左右而言他,怂了吧唧的不敢看孙哲平的眼睛。他现在宁可孙哲平叹口气跟他说“其实你不需要这样”之类的,当然他也清楚这不符合孙哲平的人设,现在的低气压才对劲儿。
是他叫孙哲平一起来邮局拿录取通知书的,也是他出了邮局的门就把录取通知书撕了个稀烂,孙哲平都没来得及抢下来。
“那你,准备跟家里摊牌了?”
“对。反正现在各大高中复读不招生了,我录取通知书也撕了,老子无所畏惧了。”说着张佳乐偏头看了看孙哲平,“谁想上什么大学,我只想打荣耀。”
——直到现在,孙哲平都佩服张佳乐那份气魄。那份想到什么都敢大胆去做的气魄。
跟家里摊牌的过程简直就是鸡飞狗跳的真实写照。张佳乐学习成绩一直都不错,家里人万万没想到他会为了走电竞这条路而放弃大学,自然揪着他就是一通骂,中心思想大概就是“电竞不是正经职业”云云。
张佳乐很生气,张佳乐很不爽,张佳乐选择了顶嘴,“怎么不是正经职业了?你们知道什么是电竞吗就瞎下结论?”
“你个小兔崽子还敢顶嘴!”张爸爸明显是气坏了,抄起扫把对着张佳乐就打,一下,两下,三……
第三下,抽在孙哲平身上了。
“您打够了吗。”孙哲平一手护着张佳乐,一手挡在身前架住了抽过来的扫把,“他将来还要去打职业联赛,手可不能受伤。”
张爸爸吓了一跳,张佳乐也吓了一跳。孙哲平来过张佳乐家几次,张佳乐一直告诉家里人他们是同学,这次他来一直站在门口也没太在意,没想到他会突然过来给张佳乐挡这么一下。
他俩在这儿愣着,孙哲平可没愣着。张佳乐早就偷偷把行李搬到孙哲平那儿去了,现在回来就是为了摊牌而已。眼看着软的不行,孙哲平这么猛的人,干脆就来硬的了。
“走了。”孙哲平甩了甩被抽肿的手臂,护着张佳乐的手反手握住他的手,拽着人就往外走,走到门口还朝屋里打了个招呼,“叔叔阿姨,张佳乐我带走了。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比赛我们也会努力的。”
“我靠,你的手没事吗!”出门第一件事张佳乐就是问孙哲平的伤势,“我看一眼……都肿了你个智障!先去药店买药吧!”
孙哲平倒是不甚在意,“养养就好了,用不着。再说你不也挨了两下?”
“我从小被我爸用扫把抽大的好吗,都习惯了。还好意思说职业选手手不能受伤,你看看你自己,赶紧跟我去药店!”
“省省吧,真不用。”
“你不去药店我就回家了!”
“……好,好,我去还不成?”
“这还差不多……我想想药店在……”说到这儿张佳乐突然愣了一下,斜了孙哲平一眼,“话说,你还不放开我的手?刚才拉我是为了逃跑,现在呢?”
“啊,抱歉。”
或许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手从牵上的那一瞬间开始,后半生就再也放不开了。
后来,繁花血景,惊艳了全联盟。
。。。。。。
那次退役选手聚会,不知道是谁先提了“我的高考”这个话题。当时在座的各位都面面相觑,高考,那可是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的。十五六岁就跑出来加入青训营打荣耀,上哪儿高考去?
于是,作为为数不多的高考过的,张佳乐成功的被众人按住一番盘问。
“我的高考?”张佳乐勾勾嘴角挠了挠头,“没什么可说的吧?”
“是没什么可说的,张大学霸脑子一热,考上大学了又把录取通知书撕了。”
大家把看向张佳乐的目光齐齐的往说话人那儿一转——孙哲平正坐在一边小口的喝着红酒,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
“完了要开始嘴炮咯——”方锐压低了声音拽了拽林敬言,得到对方一个肯定的眼神,“嗯,夫夫日常……”
“呸!那不是因为要和你组战队打荣耀吗!别喝了你这破酒量再醉了。”张佳乐毫不犹豫的抢了孙哲平的酒杯,自己却抿了一口,“反正我参加高考了,比你这个混了毕业证都没高考的二虎蛋强!”
孙哲平也不在乎,两手抱头往身后沙发上一靠,“成,成,比我强。这不,到底是我飞去昆明找你去了。”
孙哲平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安静了。后来,他回了北京。他去了青岛。他们两个人,谁也没留在昆明。
他们不是张佳乐孙哲平本人,他们不懂他俩当年那种心情。但是他们记得,第十赛季,常规赛第三十四轮,霸图vs义斩,个人赛,张佳乐vs孙哲平。
那场比赛最后,再睡一夏倒在地上,百花缭乱站在旁边,然后公共频道里出现了两句话。
“加油。”“嗯。”
硬生生被撕开的默契,鲜血淋漓。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
气氛一时间有些低沉。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黄少天,“诶算了算了,高考什么的既然答不上来咱们换个话题!你们俩当时是谁先告白的!”
“他。”“呸!是你好吗!”
……黄少天想扇自己一巴掌。闲得蛋疼问这个干嘛,等着被喂狗粮吗!
喻文州按住了抓狂的黄少天,笑眯眯的继续问,“前辈们不妨说说过程?”
张佳乐嘬了口可乐清了清嗓子,“就第二赛季末,繁花血景正式磨合成型那天,我去QQ小窗找他续船续火,然后发现他个签改了……”
“改什么了?”方士谦好奇的看向孙哲平,收到了孙哲平一个“你听着吧”的眼神。
“你是年少的欢喜。你们说这句话多不符合他啊,我就想着他是不是恋爱了要祸害哪家姑娘了,就跑去问他个签怎么回事。”
王杰希饶有兴趣的问,“然后呢?”张佳乐白了孙哲平一眼,“你们让他说吧,丢人。”
“其实后面就没什么了,真的。”孙哲平一摊手,“我说你把那句话倒过来读,他就读了,‘喜欢的少年是你’,我就说真巧我也是。然后我俩就这样了,”
叶修果断的竖了个大拇指,“厉害了老孙,不愧是当过队长的,小小年纪心就挺脏啊。”
“不敢当不敢当,没你脏。”
张佳乐坐在旁边,喝着可乐任由其他人打趣,也只是笑着回一句“一边儿去”,余光瞥了瞥正在嘴炮的某人。
如果不是当年在游戏里碰到了他。如果不是放弃了大学。如果不是那天拉着他的手跟着他跑出家门。
——那就没有繁花血景,没有今天的张佳乐,没有今天的孙哲平了吧。
正巧孙哲平也看了过来,张佳乐笑了,抬手比了个枪形朝孙哲平biu了一下。
孙哲平,我的后半生,请多指教。
还好我当年,撕了那张破录取通知书。

-End-







一个闲的没事的碎碎念。
这是第二次给孙哲平写生贺了。去年817正好赶上中元节所以糖和玻璃渣是揉在一起的,今年就直接写小甜饼啦。
孙哲平这个人啊,其实我去年给他写生贺纯粹是看在张佳乐的面子上。去年那会儿我刚入坑。虽然吃双花但是就沉迷张佳乐一个人,原著都没看透就跑出来写生贺,对他的感觉也是“要不是你和张佳乐组了繁花血景我估计就不给你写生贺了,你看你名字都不如我乐好听人还那么狂。”
后来今年因为一个文坑需要整理第十赛季,就连着翻了翻挑战赛和再见繁花血景那儿,再加上补完了巅峰荣耀,我就打脸了——
我现在,疯狂的喜欢孙哲平。身为一个霸图死忠,当年坚信韩文清比孙哲平更硬汉的霸图死忠,前两天做的测试结果是我最喜欢张佳乐,然后居然是孙哲平,在他之后才是霸图F4剩下那仨和霸图其他人。
——可是他啊,真的太好了。那种肆意的狂傲,那种年少的热血,那种强大背后的温柔,真的是太好了啊。
这样说起来我再安利一下,指路b站av9510757,进度条稍微往中间拉一些,李易峰降调的孙哲平《剑心》,那就是我心里最完美的孙哲平。
“命运再主宰,执著的心也不会更改。”
“原谅我藏在心底燎燎的狂傲,去战,面对天地荡浩。”
这不就是他最最真实的写照吗。
孙哲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你的态度从无所谓变成了喜欢,再到现在的痴迷。我一无用文笔,写不出你半分美好。但是如果有可能,即使我文笔如此拙劣,我也希望能一直给你这样写生贺,给你和乐乐发糖。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孙哲平,19岁生日快乐。今年繁花血景正式成型了,你一定超级开心吧。
以后的路也要加油啊,我亲爱的第一狂剑。
一不小心又说了一堆废话,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后再扯嗓子喊一句,孙哲平!生!日!快!乐!!!日乐快生!!!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