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张佳乐脑残粉,热爱双花,霸图铁杆粉丝。

【双花】花碎

看一次心态崩一次……暴风哭泣

奈渐:

※忘爱候群症孙哲平✘花吐症张佳乐


※张佳乐必死结局


※虐!虐!虐!慎入!


※私设退役选手在群里为真名


※设定在恋人快死时忘爱综合征患者会对过去起印象,不过这种印象太模糊,而且一旦出现代表恋人必定会死,是不可更改的定局。


※咸鱼了这么久果然ooc严重


【1】


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同性恋已普遍被中国公民所接受。


2023年中国通过了同性恋婚姻法。


2025年中国代表队在世界荣耀邀请赛中夺冠,后九号选手张佳乐与国内义斩俱乐部选手孙哲平举办了世界级婚礼。


2026年张佳乐带着赛季冠军戒在粉丝祝福中退役。


2028年……


“张佳乐,我们离婚吧。”


【2】


孙哲平这么说时,张佳乐正在做晚饭,他学厨艺已经有小一年了,进步颇大,今天是他第一次挑战北京烤鸭,为此还专门又买了个烤炉。


张佳乐顿了顿,微瞪双目显示他是有点不可思议的,但手中不停的动作又透露些意料之中的意味,最终他只是平淡吐出一句:“什么时候?”


“现在。”孙哲平一边说着一边走入卧室,过了一会儿拿着户口本与结婚证走出来,“走吧”


“哦。”张佳乐讷讷应了一声,双手在围裙上蹭了几下,便打算去换衣服。


“把烤炉关上。”见此,孙哲平又出言提醒。


“嗯。”张佳乐停下手中的动作,关上烤炉。他想了想,又打开烤炉箱,把那只白生生还沾有血丝的鸭子拿出来,连同精心调配一下午的调料一同倒入垃圾桶中。反正孙哲平向来不介意浪费的,张佳乐这样安慰自己,他什么都不缺。


孙哲平一直看着张佳乐倒完东西后又腾出手清理一桌子的瓶瓶罐罐,却没有上前帮忙的意图,只有在又等了十分钟后才略有不耐的催促说:“快点!”


“来了。”将最后一个碗放入壁橱中,张佳乐看了一眼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厨房,“走吧。”


该走了。


【3】


张佳乐早就知道总会有一天孙哲平向自己提出离婚,甚至于现在才提这个要求已经超出他预料的时间了。


两个月前,孙哲平患上忘爱侯群症。


忘爱候群症自被发现以来已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可人们依旧对其束手无策,从病理到感染方式再到治疗手段,人类一无所知,只知道患者会忘记有关恋人的一切,并再也无法对其产生感情。通过很多人的经验,医生总结唯一恢复途径——恋人的死亡。无论患者的恋人是因何而死,无论患者知道不知道恋人的死亡,只要患者恋人死亡,患者必会痊愈。只不过,只有极爱恋人的人才会感染此病,因此当他们痊愈后往往会追随恋人而去。


所以我该庆幸孙哲平其实是非常爱我的吗……坐在车里,张佳乐面无表情想。


那天早晨,张佳乐一如既往地用八爪鱼姿势挂在孙哲平身上,一睁眼就看见这幅画面的孙哲平一个激灵就将他踹到地上。迷迷糊糊的张佳乐满是抱怨地从地上爬起来,却被孙哲平质问的语气吓醒,然后便是晴天霹雳的消息——在好一番解释后和容不得造假的结婚证前,孙哲平才勉强接受面前这个扎着小辫一脸不良的青年和自己结婚了,他当场就骂出一句,这世界疯了吧。


所以孙哲平能忍两个月也挺了不起的,不是吗?


张佳乐想笑,但笑容还没来得及浮现就被一阵咳嗽阻断,他紧紧捂着嘴,可还是有大片大片沾血的花瓣从指缝掉落。


听见后排的动静,孙哲平停下车扭头去看,在见到血红的花瓣时,他犹豫了一下,抓起一包纸扔过去。


“谢…咳咳!”张佳乐坚难地从脚边拾起纸包,用左手一点点撕开包装。


“别把我的车弄脏了。”孙哲平轻轻道。


【4】


花吐症是在忘爱候群症之前发现的疾病,本不算绝症,只要所爱之人一个略带感情的吻便可痊愈。


虽然这个病毁了无数尚在懵懂中的感情,分开无数原本关系紧密的朋友,又让无数情侣间起了隔阂,但总归不要人命。除非患者所爱的人,对患者没有任何感情,那患者最终会在吐出大量染血花瓣后死去。至于死因到底是失血过多还是窒息而亡,至今仍未有定论。患者死后,全身血管会滋生出无数开满鲜花的藤蔓,这些藤蔓会在瞬间将患者吸成干尸,在逐渐汲取骨骼中的营养,最后将患者全部分解。


虽然花吐症死状极为恐怖,但由于极低的死亡率,最初人类对其并不重视,直到忘爱侯群症开始爆发。


经研究发现,忘爱候群症会诱发周边人感染花吐症,而忘爱的患者与爱人朝夕相处,所以在高达80%的忘爱候群症的恋人都患有花吐症。


自孙哲平患上忘爱侯群症起,张佳乐就看见了自己的结局。


【5】


从民政局出来,张佳乐谢绝孙哲平载他回家收拾行李的好意,从兜中摸出一张银行卡,把孙哲平拉到银行中,当着他的取出三千块钱来。


“孙哲平,这是我一辈子的积蓄。”张佳乐举着银行卡对孙哲平道,“自从结婚后,我吃喝住行用的全是你的钱,现在我们离婚了,我把钱还给你,咱们再也不见。”


说完,张佳乐把卡塞到孙哲平手中,头也不回的走出银行。


现在是十月,北京天气已然转凉,张佳乐穿着一身单衣站在风中瑟瑟发抖,过了一会儿他拦下一辆出租车。


“去国际机场。”张佳乐说。


【6】


现在是凌晨三点,张佳乐已经在家门口站了两个小时了。


……他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久到差点摸错了门。


所幸这么多年父母从未搬离。


十一年前的张佳乐在同样一个深夜踏出了家门,此后六年间,他只回过家三次,每一次都是不欢而散,在公司做高管的精英父母永远不能理解电竞选手和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有何区别。


而在第七赛季退役后,张佳乐更是未曾回过一次家,直到第九赛季他又一次得了亚军被百花和霸图黑的犹如过街老鼠时,才接到母亲的电话。电话里母亲哭的泣不成声,一个劲儿说儿啊,外面太辛苦,你回来吧,回来妈养你。


张佳乐以为自己终于得到父母的谅解,压着眼泪暗自许诺得冠就回家,然后缓缓拒绝了母亲的好意。


他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当梦想成真时,张佳乐因为同性恋和父母几乎断绝了关系。


能理解和支持同性恋的人中显然不包括自己父母,为了孙哲平张佳乐把一切都抛下了,不过现在……


他已经离婚了。


无家可归了。


快死了。


不是说他是直到走投无路时才想起父母的不孝子,而是张佳乐现在才发现他是个亏欠父母太多的混蛋。


他已经没有敲门的资格了。


张佳乐默默站在黑暗中。


然后…面前出现一道光。


【7】


“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进来。”


比印象中老了许多的声音炸醒了张佳乐,他抬起头,看见年迈的母亲站在门后注视他。


“你这小子,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我们哎,先进来吧。”


母亲身后是不知何时谢顶的父亲。


张佳乐眼眶微红,想道上一声爸妈,而开口却是一团绯色花瓣喷出,散落在空中,纷纷扬扬,如同血雨。


在阖眼前,张佳乐看见的是飞扑而来的父母,在昏迷前,他扯起嘴角。


果然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情都比不过亲情。


只可惜啊……


他终是没能和孙哲平成为亲人。


【8】


大概患上花吐症而亡的人死因是缺血吧,张佳乐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望着输血袋,脑海里蹦出这句话。


张佳乐的花吐症越来越严重了,每一次都会比上一次吐出更多的花瓣,而吐花瓣时他总能感觉到植物顺着血管生长,耳边也隐隐约约传来藤蔓伸张的抽丝声。


其实疼多了也就麻木了,张佳乐只能从不住抖动的肌肉中看出这副身体大概是在忍痛的,但是太多太多的感觉堵塞在脑中让他什么感受都没有。


唯一能突破痛觉的只有对死亡的恐惧。


每一次咳嗽时,张佳乐总会产生撑不下去的错觉,他会不自觉的拿起手机翻到某个太过熟悉的名字,只是每一个最后他都会复了清明,从来没有按下去过。


只是这一次,他的身体似乎是受够了,开始反抗起意志来,也可能是意志也背叛了张佳乐开始指挥起身体,当然最可能的是张佳乐本人……已经无力撑下去了。


他似乎听见藤蔓穿过骨骼的咔嚓声,以及眼前的大团阴影中好像隐藏着一个背负镰刀的身影……无处不至的死亡让张佳乐无声尖叫。


我想见孙哲平…我想见他最后一面!


……张佳乐终于是按了下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sorry,……”


【9】


荣耀职业选手群


【每天和大孙发狗粮】张佳乐:@孙哲平 你来昆明一趟吧。


夜雨声烦【退役后就和队长结婚】:哎哎,张佳乐,你没和孙哲平在一块?怎么回昆明了?


【哥艳冠天下】叶修:小别胜新婚懂不懂啊。


海无量【老林是我身下受】:哟,两人电话聊不行吗?一定要在群里秀/手动滑稽


……


看着其他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张佳乐无奈的笑了,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在大群里谈这让人难堪的话题,只是孙哲平换了手机号小窗也不回,他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张佳乐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到孙哲平出现,再次敲下一行又一行字。


【每天和大孙发狗粮】张佳乐:@孙哲平


【每天和大孙发狗粮】张佳乐:@孙哲平


【每天和大孙发狗粮】张佳乐:@孙哲平


这时其他人也看出不对劲来了。


【糖糕味】一叶之秋:这是……吵架了?


林敬言【锐锐别闹】:@孙哲平 老孙,你家乐乐找你有事儿。


【九点水牌周氏翻译机】无浪:@孙哲平 前辈在吗?张前辈似乎很着急。


……


孙哲平:什么事


孙哲平:张佳乐你能不能把名片改改


【每天和大孙发狗粮】张佳乐:你能来昆明一趟吗?


孙哲平:没空


张佳乐:我真的有急事,我们私聊吧。


孙哲平: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吗?


张佳乐:孙哲平!


张佳乐:你别这样


【糖糕味】一叶之秋:总感觉两人不妙,


海无量【老林是我身下受】:蠢翔!你知道不知道要回避!


【糖糕味】一叶知秋:谁蠢翔啊!!!你不也插嘴了吗!


海无量【老林是我身下受】:去去去


眼见群里人又活跃起来,张佳乐还是没能看到孙哲平的回应,不知怎的突然感觉委屈,想起来这么多天里独自在医院承受的痛苦与寂寞,心下一横,冲动地噼里啪啦敲出本不愿告知的事。


张佳乐:@孙哲平


张佳乐:我要死了


张佳乐:即使这样你也不想见我吗?


……


孙哲平:不想


“嘭!——”


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医院的病友差异望着眼前这个人——这个自打入院以来就基本没说过话的青年,这个每天因疼痛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没吭过一声的病患,这个除了父母外从未有人来看望的可怜人——他像是突然发狂一般,掀了笔记本,盯着四分五裂的屏幕不住喘气,过了一会儿眼神又空洞起来……


张佳乐捂住双目,低低的笑起来。


【10】


“请往前走,最里面右手边的病房。”


孙哲平谢过指路的护士,大步迈向病房,而在手握住门把时又停了下来,不过也仅仅是一瞬,他马上又以更强的气势推开门。


也许是力量有些大了,门撞上墙,发出一声巨响,惹得闭目养神的张佳乐猛看过去,两人的目光就这么直白的对上了。


孙哲平忽然就有些迷茫。


张佳乐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面色苍白,发色枯黄,血管分明的手臂上扎满吊针的吗?


是这样双唇染血,眼圈发黑,纤细的脖颈上悬着呼吸机的吗?


是这样神情冷淡,眼神漠然,形单影只的依偎在冰冷而洁白的羽被之下的吗?


有什么好像在剥离,却又如此微不足道,仅仅将一切弄得支离破碎。


“张佳乐,你笑一个。”


没想到来者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张佳乐微微怔了怔,便顺从的勾起唇角,弧度不大不小,刚好可称之乖巧。


或者也名为自弃。


他已经这么笑了很多天了,有时配以温暖的日光,还可以组成绚烂迷幻的梦幻,来骗骗那些少量关心他人,告诉他们,自己很好,还死不了。


……简直是胡说八道。


张佳乐的嘴角忽然就垂下来了。


“孙哲平,这样有意思吗?”


“不乐意的话,何必过来呢?”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你就一定要……”


“……看我哭吗…”


绚烂的阳光,脆弱的暗影,蜷缩的身体,细微的啜泣。


【11】


孙哲平是在张佳乐父母的要求下来昆明的。


张佳乐的父母不知道孙哲平忘记了张佳乐,还以为是小两口闹了别扭,这一次专门没有来医院,为的就是给两人留下足够长的独处时间。


于是便尴尬了两人。


张佳乐从来都不是闲不住的人,即使自孙哲平患病以来一次次在他那里受伤,还是不能忍住自己的心情。


也就是贱,张佳乐自嘲的想。


也可能是命,他又想,张佳乐注定载到孙哲平手里,从他在游戏里被砍翻后接到邀请起就注定了。


所以这一次,依旧是张佳乐先搭话的。


“孙哲平,你了解忘爱综合征吗?”


一开口便是曾经缄默在二人口中的禁忌。


大概也是找不到其他更好话题了。


“听过。”孙哲平略略应一声。


张佳乐也不介意他的敷衍,就这话接下去,“忘爱综合征被誉为浪漫的绝望,因为只有怀有过深爱意的人才会换上此病,而这病又引起爱人换上花吐症,两病相依,造成绝境,结局往往是一人死忘另一人萎靡不振,或者双双死去……孙哲平,我死后,你会不会自杀呢?”


张佳乐歪着头,露出一副好奇宝宝的神色,而孙哲平皱了皱眉头,却说起另外的事,“花吐症患者的病房不该这么干净。”


“从我进来开始一直没看见你吐花。”


“啊…是啊。”张佳乐眨眨眼,“我很久没有吐过花了。”


两人沉默了。


任谁都知道,不再吐花意味的情况只有两种。


一是得到所爱之人含有感情的吻。


二是……


花瓣已在体内腐烂生根,有新生的生命开始成长了,建立在另一生命尸体上的茁壮成长。


……张佳乐快死了。


【12】


“孙哲平,你希望我死去吗?”最后,伴着故作轻松的笑声,张佳乐开口。


孙哲平摇摇头,他是不喜欢张佳乐了,也不想看见他,但这不代表希望一个生命消失。


“很好。”张佳乐打了个响指,虽然这个响指一点声音也没有,“来吻我吧。”


他的话没有超出孙哲平所料,也许每一对患上忘爱和花吐的情侣都出现过这样的对话,也许很多人都像孙哲平这么做了——低下头,轻轻触了对方的唇。


也许很多人都有张佳乐的反应——狠狠咬住对方,鲜红混合纯白化作血腥的细沫,就着微涩的液体冲进两人口腔中,用冰冷的舌尖描摹着,不顾一切纠缠着,发泄着…发泄着压抑太久的欲望,发泄着忍了太多的寂寞,发泄着即将爆发的绝望。


然后,又有多少人等来了早已写定的结局呢?


……张佳乐猛地推开了孙哲平,神色冷峻,语气严厉:“你出去。”


空气开始躁动不安,支离破碎的东西上出现越来越深的裂纹。


孙哲平没有动,两人对视着。


【13】


“再试一次。”


“没用的。”


“孙哲平你出去。”


“不。”


“你干什么!”


“吻你。”


“……我说过没用的。”


“不可能。”


“孙哲平!”


“唔!”


“…不可能。”


“孙哲平……”


“别叫我孙哲平!”


“……大孙。”


“没用的。”


……


“……我真的挺不住了。”


【14】


……第1314条 乐乐从来没有恨过我,他说自己一生很幸福。


孙哲平在纸张写下最后一行字,然后合上本子长出一口气,不断跳动的火苗在不断引诱什么,他嗤笑一声,手一扬,把笔记本扔到火中。


乐乐,看见了吗,我记下了关于你的所有,这样就不会忘了。


我现在烧给你,你检查一下我记得对不对,应该不会错的。


我不需要这些,因为我已经忘不了了。


对了,要么你也记记有关我的事吧。


第一条我都给你想好了。


你就写上,孙哲平是世界上最大的混蛋。


……但是这个混蛋爱你。


【15】


现在,这个混蛋来找你了。

评论

热度(162)

  1. 夏花湫月奈渐 转载了此文字
    看一次心态崩一次……暴风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