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张佳乐脑残粉,热爱双花,霸图铁杆粉丝。

【全职高手/苏沐秋生贺】梦不停歇(4)



#前篇戳头
#第一次给沐秋写生贺
#生日快乐啊,在远方的沐秋
#大纲伞修伞同人歌《梦不停歇》,部分对话引用自伞修伞同人歌《往昔》
#cp伞修,叶橙亲情向
#夹带私设
#ooc,ooc,还有ooc



【可惜我将独身走过,走过漫长流年,而你已成永远】
都说联盟进入了一个双核时代。孙哲平和张佳乐,王杰希和方士谦,韩文清和张新杰,喻文州和黄少天,林敬言和方锐,李轩和吴羽策……
唯独叶修,是他自己一个人。
三年。一叶之秋身边只有气冲云水,没有沐雨橙风。人人都奇怪,作为老牌战队之一,霸图能起用双核战术一举拿下冠军,嘉世怎么就不能?
这个问题,叶修没有回答,也不想回答。苏沐秋死了,没有人能和他像原来那样配合了。但他不想逢人就说,他和苏沐秋原来如何如何的厉害,可惜现在他去世了之类的。
“他已经不在了,何必再拿他当嘉世失败的挡箭牌。”
那天叶修这么对吴雪峰说。那天外面在下雨,整个杭州都朦朦胧胧的。各类电竞杂志上都是关于嘉世的四连冠如何被霸图破了,双核打法如何可靠可行这样的话题。吴雪峰把杂志随手一扔,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他要是还在,这个冠军还不一定是谁的。”
“他都没来得及看看这个职业圈是什么样的。”叶修趴在窗台上,眸色暗了暗,“沐雨橙风的吞日他都没设计完。”
遗憾,惋惜,悲伤,所有的情绪一下又都涌了上来。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啊,身边的人在刚走的时候还不会太难受,但是时间久了突然再想起这个人,可能是他的一件衣服,他的一个习惯,或是一个像他的人,都足够把压在心里的悲伤调出来无限放大,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苏沐秋他,走了啊。



【是谁立于昔日的王朝之前,勉力扛起重担在肩走过风雪】
吴雪峰退役之后,嘉世就真的全靠叶修一个人了。
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连续三年的冠军,让所有人都觉得,叶秋强不可摧,嘉世强不可摧。直到第四赛季,霸图横空一拳,生生将嘉世从神坛上推了下去。媒体一贯的作风就是顶一踩一,一边夸着韩文清如何威风张新杰如何严谨,一边嘲笑着嘉世的失败,说叶秋这神一般的存在如何不可靠,苏沐橙这个新人如何花瓶之类的。
当然不切实际,叶修心里知道,可是当一叶之秋血条清零视角一片灰暗的时候,叶修居然觉得自己累了。不是物理意义上的累,而是从心里生出来的无力感。
没有人帮他分担。吴雪峰走了,苏沐橙太年轻,队里其他人又太平庸。行吧,就这样,也挺好。
熬夜看看青训营那几个资质不错的新人的练习视频,给他们写写笔记指点一下,有空给沐橙特训,让她再熟悉熟悉装备了吞日的沐雨橙风,再想想新的阵型走位,研究研究新地图……
后来到了兴欣,虽然没有嘉世那时候那么紧张那么累了,而且还有魏琛苏沐橙方锐这样经验丰富的帮着他,但这些活儿基本上还是都是叶修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既然是你一手建立起来的王朝,那么你啊——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谁让我是个队长呢。”
——可你把嘉世兴欣独自扛在肩上穿过狂风暴雪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想着找个人来帮你呢?



【往事如川回忆中清晰浮现,任凭他人,笑我狂笑我癫】
有些事叶修记得很清楚。
比如他和苏沐秋如何默契的祸害各大公会,比如说他竞技场输了之后苏沐秋如何嘴炮他,比如说苏沐秋如何把自己碗里的好吃的都夹给苏沐橙,然后开始吃叶修的。
比如说把却邪交给一叶之秋那天,苏沐秋如何与他唇齿纠缠,末了还抹着嘴唇说你嘴里全是烟味儿太难闻了。
太过于细节的东西叶修也不能完全都记得,但是那天的事他记得太清楚了。苏沐秋红着脸,笑嘻嘻的跟他说,行了,你后半辈子秋哥我包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嗯……说起来还是哥哥食言了哈。”
苏沐橙把一束勿忘我放在苏沐秋的墓前。叶修蹲下整理了一下皱了的包装纸,抬手拍了拍墓碑,“是呗,哥还好好的呢。”
苏沐橙也蹲了下来,“但是,就算哥哥还在,你家里也不能答应吧。”
叶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那句歌词怎么唱的来着,“我爱你有种左灯右行的冲突,疯狂却怕没有退路。”
我知道我很疯,所以我从来没怕过没有退路这种事。既然我已经决定了,所以家里怎么看我,职业圈怎么看我,社会怎么看我,我都不会去在意的。
可是沐秋你啊,都没来得及让我疯,哪儿还有什么退路啊。

-Tbc-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