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971432427林惊澜,扩列请备注。
全职张佳乐脑残粉,双花韩张林方厨,霸图铁杆粉丝。
aph亚瑟死忠,米英按头小分队。
刀男和泉守兼定女友粉,兼我中心雷打不动,冲田组土方组赛高,新选组心头好。
三国史向策瑜香,策瑜cp向策香瑜香亲情向,婉拒备香。
不定时夹带恋与楚留香灵契私货。

【恋与/白起×你】恋风恋歌



#我爱白起!!!
#献给我第一个氪金的游戏
#王者荣耀阴阳师刀剑乱舞梦间集我都没氪最后栽到白起身上了
#我流制作人小姐
#有私设
#ooc,ooc,还有ooc



你和白起在一起快一年了。这一年的时间里,身为一个能力强大又能易如反掌的掌控自己能力的Evolver,白起一直在训练你的能力。而在他的帮助下,你的确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你不用再依靠梦境去碰巧预见未来,现在的你虽然做不到随心所欲的预测什么,但只要你集中精神去想你要预知的那件事,你就能成功。
白起很满意你的进步,也心疼你总是给自己高强度的训练导致的劳累。所以这个学长干脆把家务活全包了,弄得你好像个大小姐一样,每天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怪不好意思的。你有好几次都试图拒绝,然而总是被他一句“不行,你很累了,需要休息”给挡回去了。
我不累,一点都不,你怎么现在跟李泽言似的。你自己嘀嘀咕咕。
那天是你第三百八十九次试图反抗。白起正在厨房给你熬粥,你就往厨房门口一横,“白起,你给我留一点家务嘛,稍微一点点就好,总不能天天让我看着你忙吧,你看我都快长草了,我……”
然后,不出所料,“不行,你很累了,需要休息。”
不行,你要坚持,之前你就是因为没坚持住才失败的。拿出你当时对李泽言死缠烂打要投资的魄力来!
“不是,白起……”
“今天熬的皮蛋瘦肉粥,来尝尝。”
“诶,好……好吃啊!我还要!”
……第三百八十九次反抗失败。你一边喝着皮蛋瘦肉粥一边默默的想。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白起一做好吃的就……
不过白起做饭是真好吃。你吧唧吧唧的吃着晚饭,白起就坐在你旁边撑着头看着你笑,时不时往你碗里夹点菜。等你一碗粥快要见底了,他才闷闷的说了一句,“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出个任务。”
你动作一顿。他去警局从来不说“出任务”,如果他这么说,那么意思就是……
“又是你们Evol特警的任务吗?危险吗?”
“不危险。”他说着看了一眼手表,“现在五点半……我大概不到十一点能回来,要是困了就先睡,我回来的时候不会吵到你的。”
“每次都这么说,每次都带着一身伤回来。”你白了他一眼,起身进屋去了。他在后面正小声嘀咕着“都是小伤你担心过头了”,结果你一回头,灰色的羊绒围巾就套到了他脖子上。你也不多说,坐回餐桌前端起你的饭碗,筷子朝他点了点,“外面冷,你飞来飞去的,别着凉了。”
“……知道了,你放心吧。”他起身,走到你身边,在你脸上亲了一口,“我尽快回来。”
你乖乖的答应下来,但是门关上的瞬间你还是觉得有些失落。不危险,怎么可能不危险,每次出特警任务回来都满身的伤,虽然不严重看着也揪心啊。
白起,你是个傻子吧。
你从来没有用过你的能力去预知他的动向。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什么,你都信。他说他会好好的,你就能立刻放下心来,然后独自等着他回来一起吃饭入睡。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你从来没有过什么不好的预感。你相信你自己的预感,所以当不安在你心里一点点放大的时候,你开始慌了。你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但是你就是很担心,恐惧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放大,勒得你喘不过气来。
快十二点了,白起还没有回来。你还是慌得不行,于是干脆的,你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闭上眼睛集中精神开始预言白起的动向。
突然呼吸一窒。你看到的那个画面着实吓了你一跳,你后退一步撞上餐桌,一下子打翻了白起的水杯,你给他泡的咖啡撒满了你的睡裙。但是你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因为在你预见的画面里,这个杯子打翻之后——
如你所料,白起的身影出现在客厅的落地窗外,浑身斑驳的血迹,右手将那条灰色的围巾紧紧捂在左腹部上。看到你隔着玻璃投来的目光,或许是没想到你还没睡,白起就那么悬在空中愣了一下。
他在风里,而你在他眼里。
你赶紧过去打开窗户叫他进来。他落地的时候一个趔趄直接扑在你怀里,浓重的血腥味迅速漫延开来。你吓坏了,赶紧扶住他,“怎么回事儿?怎么伤得这么严重?怎么不去医院直接回来了?”
连珠炮一般的发问,噎得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笑着揉了揉你的头发,“没事儿,要是严重我就去医院了。”
“还说不严重!”你的眼圈都发红了,强行吊着眼泪让自己看着很强势,“你看看你,脸色那么苍白,围巾也都让血浸透了,站都站不稳了还说没事儿!快去医院!”
“傻瓜,放心吧,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要是真的严重我的队友就把我拖去医院了。”他笑着往你身上靠了靠,“乖,陪我进屋包扎一下。”
一个字就让你没了招。你吸了吸鼻子,扶着他往卧室里走了。因为白起职业的关系,家里的医疗用品一应俱全,你扶着白起坐到床上,慢慢揭开围巾盖住的地方,伤口那里血肉模糊,看得你一阵心疼。
“……我要给李泽言打电话了。”“干嘛?”“让他静止时间然后给你包扎啊!”
白起哭笑不得,“我是Evolver啊,他静止不了我的时间。”
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对啊,真是关心则乱,这都能忘了……
“不是,我的宝贝儿,你有想这有的没的的时间,我伤口都处理完了。”
是哦,赶紧的吧。你慢慢的脱下白起的上衣,用酒精棉球轻轻的擦着他的伤口。果真并没有很严重,伤口虽然有些长但所幸并不深,没有到需要缝针的地步。你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被丢到一旁的围巾,一边缠着绷带一边小声嘀咕着,“那怎么还流了那么多的血……”
“但是的确不严重啊。”白起套上睡衣往床上一靠,整个人看起来随意多了,“不过多亏了你的围巾,不然我可能就真的栽了。”
“到底什么状况啊,你怎么这次伤得这么重?”你气鼓鼓的往床上一坐,白起笑了笑,把你往自己怀里一揽,“执行任务在所难免的。今天这个任务有点棘手,让子弹擦了一下,没什么大碍你就放心吧。”
你转过头去不理他,他无奈的耸耸肩,一掀被子把你们俩盖了个严实,抬头在你脸上亲了一下。
“别生气了,不早了,睡吧。”
其实你没有在生气的,你只是在担心。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怎么一点都不小心,你这样我很担心的你知道吗,白痴……
不多时你听到耳畔均匀的呼吸声。你回头看去,白起已经睡熟了,温热的鼻息轻轻吹在你的脖子上,怪痒的。大概是因为今天太累了吧,还受伤了。好好休息吧。你悄悄的摸了摸他揽在你腰上的手,然后扣紧了他的手指。
修长又骨节分明的一双手,真的很适合弹乐器。白起也的确会弹吉他,所以你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当年他没去当特警,如果他留在学校和你一起加入乐器社,如果你当年没有误会他,如果你看了他的信去找他……
那你们的故事会不会能早一点开始。
或许你们在学校里曾经擦肩而过。你抱着书本匆匆的往前走,却没看见他侧着头偷偷看你的样子。
一时间有些感慨。你们之前究竟错过了多少次。如果之前没有这么来来回回的错过,你们早早的就牵上了手,现在这一切还会发生吗?
你想,你要是能回溯时光就好了。那你就可以在见他的第一刻就拉住他的手,告诉他你是个Evolver,你可以预见未来,而他白起就是那个后半辈子认定了你的人。
他这个人,就是你的一梦悲喜。 “所以,在未来等我,我一定一定会追上你的。”
“别追了宝贝儿,说梦话啦。”
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白起就坐在床边,身上还围着围裙,“起床了,今天吃培根三明治。”
“诶?你早饭都做好了?我还说让你休息休息今天我做饭呢,结果睡过头了……”你揉了揉眼睛,起身掀开被子,然后……
“啊啊啊我的睡裙呢怎么是你的睡衣啊?!怎么还就只有上衣啊?!”
“我给你换的。你咖啡弄到睡裙上也没处理,我早上起来才发现,就给你换了我的睡衣把睡裙洗了。”白起咳嗽了一声,红着脸起身出了卧室,“咳,那个,你换一下衣服出来吃早饭吧,然后咱们去逛商场。”
“逛商场?”你从被子里冒出头来,“你要买什么我去吧,你身体能行吗?”
他的声音远远的从屋外传来,“我没问题的。我那条灰色的围巾,不是弄上血了吗,你再帮我挑一条新的吧。”
“哦。”你答应着,穿着只到大腿根的白起的睡衣钻进衣柜去找衣服了。等你再从衣柜钻出来的时候,你看见了晾在阳台上干干净净的睡裙。
屋外传来了培根和煎蛋的香味。白起在外面喊了一声早饭好了出来吃吧,你答应着,出了卧室。
屋外那个叫白起的笨蛋,你怎么这么好。

-End-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