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971432427林惊澜/江晚晚,扩列请备注。张佳乐脑残粉,双花韩张林方厨,霸图铁杆粉丝。不定时夹带刀男恋与剑三私货。

【乐喻】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2018张佳乐生贺
#忽略那个魔性的标题
#cp乐喻,强势安利!
#ooc,ooc,还有ooc



冬休期不比夏休期,假期短得可以,只有半个月。不过好歹中间也有个过年,荣耀官方公司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出了一大堆活动,什么春节限定副本春节限定野图boss,奖励可是大把大把的掉,稀有材料掉落率更是疯涨,橙武橙装都是七八个的往下掉。
这一下各大公会就高兴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冬休期啊!冬休期怎么了?职业选手们没有比赛啊!那能干什么?帮忙抢boss刷副本啊!为什么让他们来?人家水平高会指挥,好多拿材料啊!
然后这神之领域就乱套了。今天刘小别刚刷的副本记录,转眼就让卢瀚文刷下去了,没一会儿刘小别又给刷回来了;明天孙翔和唐昊在野图boss跟前斗起来了,俩人一边打着boss还一边对着骂;后天韩文清和叶修一个刚出副本一个刚收了野图boss,听说叶修截的是霸气雄图的货,俩人照面还没有三秒韩文清的拳头就招呼过去了……
总之,这次的春节活动,那是一个乌烟瘴气。
这就苦了联盟里那几个不同战队的小情侣们了,比如张佳乐同志和喻文州先生。这俩人电脑都在书房摆着,俩人并排一坐,基本上旁边那人干什么打得怎么样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有的时候场面非常尴尬,比如……
喻文州探头过来的时候张佳乐正死命护着自己的电脑屏幕。
“前辈让我看一眼boss进度呗?”
张佳乐式摇头.gif
张佳乐探头过来的时候喻文州正拿着《百年孤独》巧妙的挡住他的视线。
“文州让我看一眼副本进度呗?”
喻文州式微笑.jpg
得,就这样,一个第二赛季出道的老东西,不是,经验丰富的前辈,一个有名的白切黑心脏……呸,战术大师,这俩人就在这儿装傻充愣互相斗,明里暗里不知道给对方和他的公会下了多少绊,愣是谁也没从谁电脑上扒拉出来半点对己方有利的情报。你俩是保密局出身的吧,再这么下去当心分手啊两位……
“文州,我觉得咱俩这样不行。”
吃饭的时候张佳乐这么说,刚烤好的鸡翅和鸡腿看着那叫一个有诚意。喻文州看了看锅里的辣炒花蛤和旁边干干净净的白瓷盘子,锅铲慢悠悠的把花蛤都铲进盘子里,把手上的油在围裙上抹了抹端着盘子放上餐桌,随手脱了围裙搭在椅子靠背上。张佳乐熬的八宝粥是真香,再配上他烤的鸡翅鸡腿和喻文州的辣炒花蛤,简简单单的晚饭愣是让他俩吃出了满汉全席的感觉。当然,忽略俩人之间这尴尬的话题……
“那前辈觉得咱俩应该怎么办呢?”喻文州喝了一小口八宝粥,不行,还是烫,还要再吹吹才能喝。张佳乐把他那欧式大双一抬,不是,文州,你这口气我听着害怕啊,给前辈留点面子吧……
事不宜迟,赶紧行动!张佳乐把白砂糖罐往喻文州手边一推,“我没怎么放糖,你要是觉得不够甜就再放点。那个,我的意思是啊,就咱俩这样,不够坦诚啊,你看这尔虞我诈的,是吧……”
“嗯,前辈说得有道理。”喻文州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点了点头,往自己碗里倒了两勺白砂糖,抬眼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不过前辈一直在看表啊?有什么急事吗?”
“没啊。”张佳乐漫不经心的搅着自己的八宝粥,“就是刚才烤鸡翅鸡腿和熬八宝粥的时候看表看习惯了。”
说这话的时候张佳乐还是偷摸抬眼瞥了一眼挂钟,顺便还看了一眼一样在看表的喻文州。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哦,喻文州往张佳乐碗里夹了一块鸡翅,挑了挑眉问了一句“确定吗前辈”,张佳乐直接缴械投降了。别了吧,他都看出来了,再瞒着也不好说了。
“今天晚上九点半……”
“野图boss烟花姑娘刷新。”
然后两个人端着饭碗,心照不宣的对着对方笑了笑。得了,又是一场恶战。
吃完饭刷完碗,俩人抱着一碟子草莓就进了书房。距离boss刷新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公会现在已经开始部署了。张佳乐开着浅花迷人溜达到望山云雾身边,张新杰一转视角看到他就打了声招呼,“前辈来了。”
“副队晚上好。”张佳乐也打了声招呼,然后在频道里给张新杰去了条消息,“蓝溪阁这边也要动手,文州亲自带队。”
然后张佳乐瞥了一眼喻文州。他正在跟黄少天部署任务,眼神里满是认真的神色,映着电脑屏幕的光亮亮的,就好像是……
盛夏夜晚满天的星河。这么久了,他还是那个稳重的喻文州,从少年到青年,始终就在这儿,没变过。
“前辈看我干什么?想刺探军情吗?”喻文州满是笑意的声音。
“啊?咳,没有。”张佳乐尴尬的别过脸去,“那个,副队让我帮他问个好。”
张新杰:我不是,我没有,你俩秀恩爱别拿我当挡箭牌谢谢。
九点半,春节限定野图boss烟花姑娘准时刷新。霸气雄图这边还没把仇恨拉稳呢,蓝溪阁那边的人就来了,打头的就是……
“我靠你们不厚道啊大家有福同享嘛!这么大个boss你们能不能推下来啊,来来来本剑圣帮你们一起啊到时候掉东西我们都拿走——”
张佳乐扶额,反手一个手雷就丢了出去,“住口吧阿黄!你可看不到你们队长的表情,快高兴死了。”
“我呸!张佳乐你叫谁阿黄呢!再说我们队长高兴有什么不对啊你看你身后!”
身后?不好!张佳乐那反应也不慢,赶紧一个前翻就要躲。
结果让六星光牢的光柱又给挡回来了。
黄少天立刻笑得就贼猖狂了。张佳乐郁闷啊,但张佳乐没办法,只能郁闷的看着刚才那个术士从他身边跑过去,头顶着蓝溪阁的公会标识。再看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敲着键盘划着鼠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暗算张佳乐成功了,看起来心情非常的不错,抿着嘴唇淡淡的笑着,唇边还有一点刚刚吃草莓留下的汁水。
张佳乐一拍脑门,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这小帅哥面前走神的……成吧成吧,看看我该怎么补救吧,一把年纪经验不算差了,怎么还能被他这种小手段干扰了呢……
六星光牢时间一过张佳乐首先做的就是到张新杰身边去。张新杰看了一眼有些狼狈的浅花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蓝溪阁开始控制仇恨了,喻文州指挥得非常好,再控制不住怕是不好办了。”
张佳乐放远视角一看……可不是,烟花姑娘扔爆竹的方向多是蓝溪阁那边,他们这边要是再控制不住仇恨这个boss怕是没希望了。张佳乐随手拿了个草莓丢嘴里嚼了,吧唧吧唧嘴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了刚才看到的,喻文州略有些苍白的嘴边上沾上的草莓汁。或许这也是个好办法,虽然这有点叶修……
与此同时,副本里的叶修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张佳乐长出了口气,跟张新杰丢下一句“副队你多担待点,前辈我要为老不尊了”,然后浅花迷人就被扔下不动了。张新杰很懵,但是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哦了一声让望山云雾给浅花迷人点了两个瞬发的回复术就回头指挥大部队去了。
他一定是想到什么办法了吧。
“一队治疗注意给骑士刷回复,四队元素准备天雷地火,十队狂剑准备开狂……前辈?”
喻文州有些疑惑的看着把他耳机拿下来的张佳乐。张佳乐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那个,文州啊,烟花姑娘是枪系boss。”
“对啊,怎么了吗?”
张佳乐似乎非常满意他的回答,干脆弯下腰俯身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
“这儿有个弹药boss,你想不想先收了?”
什么?
喻文州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张佳乐也不含糊,一手扶着椅子扶手一手抬起喻文州的下巴,对着他的嘴唇就亲了下去。
因为刚刚吃过草莓的关系,喻文州嘴里还满是草莓的甘甜味。张佳乐起初只是吮吸着他的嘴唇,渐渐的似乎不太满意能敛到口中的这一点甜味,舌尖开始不安分的在喻文州的齿列上来回逡巡,将他齿形挨个描摹一遍之后撬开他的牙关,勾起他的舌头一起缠绵。喻文州开始还能稍微反抗一下,但是他整个身形都被张佳乐堵在椅子上实在没有什么大幅度活动的余地,只能让张佳乐按在那儿亲了个七荤八素。
“文州,比草莓还甜。”
张佳乐低头把喻文州下颌上的暧昧痕迹亲了个干净,抬眼一看喻文州,脸上一大片红晕,刚刚被亲过的嘴唇也泛着红色,呼吸还没调整好剧烈的喘息着,胸口急促的起伏着。
要命,当真是要命。去他的boss,掉什么东西都没我的文州有吸引力。
喻文州就看见,张佳乐咽了咽口水,然后走了过来……
“等,等一下前辈……!去,嗯啊,去卧室……”
没了喻文州指挥的蓝溪阁那就是群龙无首,boss最终还是让霸气雄图给推了。流木和望山云雾并排站着,黄少天和张新杰和他俩表情一模一样。
面无表情。废话,你要是听了刚才的现场直播,你也面无表情。
最后先开口的还是黄少天,“不是,张新杰,你是不是教了张佳乐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怎么现在也这么心脏了啊?”
张新杰并不想理他。这个时间他差不多该收拾收拾准备睡觉了,什么张佳乐,什么喻文州,不存在的,他不想理他们。黄少天一看也不说什么了,气鼓鼓的找人打算再去下个本,“来抚慰本剑圣受伤的心灵!”
浅花迷人和喻文州的术士小号,就像两棵树一样还在原地站着。这俩人走之前谁也没关电脑,不过看看屋里他俩现在热火朝天的,怕是明天早上之前都不会有人来关电脑了。

-End-

别看了,后面没有了,人家小两口办事儿你们凑什么热闹,都散了都散了。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