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971432427林惊澜,扩列请备注。
全职张佳乐脑残粉,双花韩张林方厨,霸图铁杆粉丝。
aph亚瑟阿尔死忠,味音痴按头小分队,给流氓天团疯狂打call。
刀男和泉守兼定女友粉,兼我中心雷打不动,冲田组土方组赛高,新选组心头好。
三国史向策瑜香,策瑜cp向策香瑜香亲情向,婉拒备香。
不定时夹带恋与楚留香灵契私货。

【全职高手/韩张】大少爷与二少爷的反派生涯



#韩文清生日快乐!!!
#梗源洛天依《大小姐与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cp韩张
#ooc,ooc,还有ooc



“新的墨镜吗?”
“对。”张新杰拍了拍提琴包上不存在的灰尘,“前辈忘了,上次任务的时候我的墨镜坏了。”
西装上没有一点褶皱,到底是张新杰,什么都弄得这么完美。说这话的时候张新杰在笑,嘴角勾着一条好看的弧线,似乎在笑话韩文清忘了上次任务一样。
他平时从来不开玩笑的。特别是上次任务,那一枪差点爆了张新杰的头,韩文清当时有多担心他不是不知道,不可能再特意拎出来开玩笑。
简直就像没话找话,然后说错了话一样。隔着墨镜韩文清看不到他的眼睛,甚至不知道在说话的时候张新杰是不是在看他。
新杰,你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冒失?
午夜的月光有点莫名其妙的惨白,本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季节的。张新杰的确没在看他。他的眼神一直定在韩文清笔挺的西装上,有时候稍稍往上看一眼他紧紧抿着的嘴唇,甚至看到他的新墨镜,都没有去看他的眼神。
现在他的眼神,怕是冷得像块寒冰一样。张新杰太了解他了。
那么前辈,你打算什么时候向我摊牌?
通讯器里突然沙沙作响,恰到好处的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大少爷二少爷,目标出现,你们有两分五十一秒的时间完成任务。请务必小心。”
“好,知道了,你们也小心。”张新杰深吸一口气打开提琴包,熟练的架起狙击枪,“前辈,来了。务必小心。”
“知道了。新杰你也小心。”
韩文清走到楼梯口,将手枪从西服里拿出来上膛,推门时扭头看了一眼正半跪在地上调整瞄准镜的张新杰,眯了眯眼睛。
“新杰。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专心致志去完成任务。谁跟你说什么都不要相信,话越多越容易出纰漏。”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
然后不等张新杰反应,韩文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口了。张新杰皱了皱眉,摘了墨镜放在一旁,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什么都不想,怎么可能,前辈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逃窜的身影慌张的穿过小巷。张新杰对上准星眯起眼睛,调整了枪口的角度,然后扣下了扳机。的确,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先把目标解决了。
一枪,封锁左边逃路。两枪,封锁身后来路。三枪,射穿脚踝。那人直直的摔在地上,挣扎着起身就看到韩文清黑洞洞的枪口。
不知道沾过多少鲜血的,韩文清的枪口。也是从未失过手的组织大少爷的枪口。
张新杰收了狙击枪,靠在楼边卷起衬衫袖口,看着腕上的手表小声默念着。三,二,一……
砰。
仿佛一支不合时宜的爆竹被点燃,响过一声之后就回到了之前的寂静,只留下呛人的硝烟味。
还有浓厚的血腥味。
这一声枪响也算是一个信号。张新杰不紧不慢的拆了狙击枪,一件一件仔细收到提琴包里装好。到楼梯间的时候张新杰扭头看了一眼,这个角度他刚好可以看到月光下那具满是鲜血的尸体,和缓步离开的韩文清。
这个任务张新杰完全可以自己完成,事实上很多次任务都是,但是每次任务最后动手的都是韩文清。就像这次,张新杰在楼上架好狙击枪,一枪就能完成任务,偏偏韩文清申请了也要一起过来,张新杰没办法,只好和原来一样答应下来。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所有人都是韩文清杀的,张新杰从来都只是个辅助,因为韩文清不愿意也不允许他手上沾上一条人命。
所以他们是组织最强的搭档。韩文清和张新杰,由组织话事人亲自抚养长大,因此被称为大少爷和二少爷。韩文清的格斗术,张新杰的飞刀,再加上两人出神入化的枪法和狙击,任务的失误率基本为零。被他们盯上的猎物,没有一个能逃脱的。
韩文清醒的时候,张新杰已经在做早餐了。韩文清走到他身边,从后面揽住他的腰,“今天早饭做什么?”
“炒面。”张新杰围着围裙站在灶台前,手中的锅铲不断的翻炒着锅里的面,“还喝咖啡吗?喝的话去热一下牛奶。”
韩文清点点头,去冰箱里拿了两袋牛奶加热去了。张新杰端着炒面到餐桌上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泡好了咖啡,还给他也热了一杯牛奶。
“新杰。我有个问题。”
吞吞吐吐的从来都不是韩文清的风格。张新杰颔首示意他继续说,韩文清低头,把筷子放在桌子上,“昨天半夜,我接到了一通电话,号码显示未知。”
张新杰点点头,“我和前辈情况差不多。”
“你也接到电话了?”“不,是邮件,发件人匿名。”
“内容呢?”韩文清紧盯着张新杰手旁的手机,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张新杰不慌不忙,声音一如往常平稳,“你们中的一人失了家族信念……”
“出卖自我底线。”
一模一样的内容,想也知道来自什么人。张新杰抿了口牛奶,热气氤氲在他的眼镜上结了一层水雾,让韩文清看不见他说话时的表情,“你是卧底?”
“你信?”韩文清挑眉回了一句。张新杰摇摇头,他太了解韩文清了,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一点都不懂得撒谎,张新杰一个直球过来立刻就露了马脚。
“前辈如果真的与此事无关,就会直接否认,而不会想都没想就反问出口。”张新杰摘了眼镜随手扯过餐巾纸擦干水汽,鸦睫细细密密的在眼睛下投下一片阴影,“前辈,从小的搭档,我有足够的信心,我的推断都是正确的。”
“……终究瞒不过你。”韩文清长出了口气,抬头直视张新杰的眼睛,“那么,我怎么才能保住你?”
“前辈。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组织怀疑的是我们两个人,按什么规矩处理你应该知道。”
从小从组织长大,韩文清当然知道。在有两人同时被怀疑的时候,组织优先选择解决主动承认的那个。如果两个人没有一个站出来主动承认自己做过的那些所谓罪行计谋,那么不管两个人在组织的地位有多高,话事人都将不分缘由,一律抹杀。
哪怕是他亲自抚养长大的大少爷和二少爷。既然组织这么言之凿凿的通知他们,那势必是掌握了有力的证据。如果真的到时限了还没有人主动站出来,不管另一个人是否有份,身为搭档的两人都将不会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张新杰明白,韩文清更明白。自从想脱离组织开始,他行事一直小心翼翼,就是怕会拖累了张新杰,没想到还是出了纰漏让组织抓住了把柄。换言之,如果韩文清不肯自己站出来,那么就无所谓对与错,他们两个都要血溅于此。
为今之计,只有……
“你留在这里。”
韩文清没想到先开口的是张新杰。到底是多年的搭档,韩文清一下就明白了张新杰话里的意思,想都没想就否定下来,“不,你留在这里。”
他想替自己把这件事挡下来。可他韩文清不是这个性格,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么能放自己毫不知情的搭档去替自己送死。
更何况是他保护了那么久的,从小就喜欢的恋人。
“前辈,你听我说。”张新杰起身绕过餐桌站到韩文清面前,“我去找话事人交涉,你就留在这儿等我。如果明天我回来了,那我们就一起走……”
“不,你留下。”简单粗暴的直接打断对话,还是韩文清一贯的作风。韩文清本想就此截住张新杰的话头,却不想张新杰一个翻腕,明晃晃的手铐就这样把韩文清结结实实的铐在了门框上。
韩文清对他不会设防,他算准了的。所以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个手铐,他能锁住韩文清。
“前辈已经被我困住了,那我就明说了。”张新杰扶了扶眼镜,淡漠的模样仿佛此事与他无关,“我会把罪名全部担下来,尽量不让话事人怀疑你。不过以他的心思也不一定会全信,所以如果明天早上我没回来,你就赶紧离开,实在来不及离开就咬死了是我做的。”
“张新杰!你给我留下!”
叫全名说明他是真的生气了。这时候张新杰哪里还顾得上韩文清生气不生气的,眸色沉了沉沉默了半晌,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在韩文清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反正这手铐困不了你多久,弄开之后你就远走高飞吧。实现你一直想做的,重获普通人的自由。”
说完张新杰开门就走,将一脸错愕的韩文清关在门后。韩文清看着面前还冒着热气的牛奶愣了愣神,咬着牙狠狠挤出两个字——
“绝不。”
桌子下面藏着的枪,果然不出所料被张新杰事先拿走了。韩文清也并不着急,探身下去在桌子下面的缝隙里细细摸索着,突然动作一顿,手腕一翻指尖并上一把飞刀,一劈下去手铐立时断开。
张新杰的飞刀。张新杰有信心能铐住韩文清,韩文清也有信心他不会在收起自己的枪的同时还收起飞刀。
因为太了解了。
逃脱过程顺利归顺利,但是韩文清是真没想到,张新杰不仅把他桌子下面的枪藏起来了,甚至他藏在整个房间里所有的枪,一个都没给他剩下。
那就只能凭着自己过人的格斗术,硬闯了。
事实上张新杰也知道他无论如何也拦不住他。他只是想通过让他找不到武器来拖延一下时间。他不想让韩文清去送死,但他自己也不想死。韩文清所做的,正是他想了多年,却因为谨慎始终没有勇气去做的。
我们不是搭档吗。那么今时今日,也该由我,去参与参与你的计划了。
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卧底。你只不过是想脱离组织,所以组织找个借口名正言顺的除掉你罢了。既然是莫须有的罪名,那么无论如何我也逃不了干系。
还不如放手一搏。成功就成功,不成功……还能给他争取点时间。他能走最好,就算他不走,有自己在这儿挡着,组织上暂时也不会说什么。
这大概是张新杰第一次做这么没有把握的事。
推门进去之前张新杰仔细检查了自己身上一遍,枪已经上膛了,弹夹也有,飞刀也装好了。好了,走吧。
“先生。”毫无波澜的声音,就像打招呼一样。
不过平静之下暗藏杀机。
韩文清赶到的时候,话事人房间的门紧锁着,隐约可见门缝下面流出来的血。韩文清皱眉,飞起一脚将门直接踹开,然后矮身躲过迎面而来那人的攻击,顺势抬手一拳打在那人腹部,紧接着一个上勾拳打碎了那人的下巴,直接夺了他的枪,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指着屋里的每一个人。
满地都是鲜血,看来在他来之前经历过一场恶战。其他人明显都被吓得不轻,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该动手,而话事人端坐在房间最里面,仿佛早就料到韩文清会过来一样,神色十分平静。张新杰就在门口,浑身上下一片狼狈,一手紧紧捂着腹部,隐隐约约有血从指缝间滴落,看到韩文清投来询问的目光,一双眼睛赶紧躲闪着看向别处,“我没事,没有受伤。”
从小就是。每次他韩文清受伤,只有张新杰给他包扎伤口。而张新杰自己受伤却从来不告诉他,自己处理好伤口之后淡淡的跟他说一句我没有受伤你多虑了。
怎么能让他去送死。
韩文清皱眉,伸手将张新杰揽到自己怀里,“我在你身边,何必要自己担下来。”
“你是叛徒了,那我是什么?”张新杰笑了,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但失血过多还是让他的意识渐渐模糊,“我是,是叛徒的……挚友……”
不只是挚友,还是,还是……
仿佛卸下了一切负担,韩文清到了,韩文清在他身边,这就足够了,后面的一切都不需要他了。支持着张新杰强撑着的最后一个理由被韩文清的怀抱终结,张新杰再也吊不住那口气,头一歪整个人软在了韩文清怀里。
“……新杰?”
回应他的是一声重咳。张新杰没醒,却咳出一口血来,沾在衣服上仿佛一团烈焰,灼得韩文清心里生疼。伤势严重到昏迷了吗……怕是伤到内脏了,那就不能耽误了,速战速决,务必要保证他的安全。
辛苦了新杰。我在你身后,剩下的,都交给我。
揽着张新杰的那只手,不知道曾经结束过多少人的生命,让人闻风丧胆称他为毫无人性,残暴嗜血的野兽。可如今被他紧紧握在手里的,是希望,是他一直以来想用这双手,这副身躯去守护的人。
他可以用自己为他挡下一切,为他杀出一条血路,然后带着他远走高飞,再也不用过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有的只是他一直向往的普通人的生活。
为了张新杰,韩文清不介意再成为一次野兽。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那不如放开了打,一次杀个痛快,将后半辈子不会再碰一下的子弹和不会再用一次的格斗术,酣畅淋漓的全部挥洒出去。
鲜血不断迸溅,在衬衫上染出一片片的斑驳。韩文清不在乎什么受伤不受伤,凭他的身手,张新杰打剩下的这些人本来也伤不到他。此刻身上沾染的血迹,多半是被他了结的性命,或是他为了保护张新杰强行用身躯挡下的攻击。
话事人显然没有想到,为了除掉他们俩安排的这一屋子人,居然一个都没剩下。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被他亲自抚养大的那两个孩子,身手已经如此了得,根本没有安排后路。眼见着韩文清就要杀光了这些人,话事人惊恐万分,也不管屋里子弹穿梭,起身就向着门口跑去。
出了门就能叫来更多的人,然后,然后……
“先生想去哪儿?”
一具尸体横飞过来,恰好将门抵住。话事人一个激灵只得缩回了放在门把手上面的手,眼前那具血淋淋的尸体已经不成人样,想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韩文清。浑身浴血,宛如杀神再世。
冷冰冰的枪口就这样顶在额头上。韩文清那棱角分明的面孔就这样逼近,眼神死死的锁定了他,另一只手还揽着昏迷的张新杰。
屋里安静得可怕。刚刚吵吵嚷嚷的一群人,现在没有一个还活着的。韩文清,代号大少爷,组织的王牌杀手,任务零失误率,被他盯上的猎物一个都跑不了。
现在他面前的人也一样。
“先生,你告诉我,我们两个和你,到底是谁该留下,谁该去死?”

-End-



p.s.韩文清,他真的好啊……从他第一次出场就无敌喜欢他的风格,就喜欢他这样勇往直前的模样,这样的霸图这样的他,真的很戳我了。
我不信什么英雄迟暮,我眼中只有猛虎乱舞。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队长,22岁生日快乐。我一无用文笔,写不出你半分美好。
May the glory of time be ever with you.愿时光的荣耀与你同在。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