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APH/米英】是下午茶时间!


#aph深夜六十分产物,毫无逻辑极其流水

#cp米英,夹带私设

#ooc,ooc,还有ooc




“所以,这次又去哪里了弄成这样?”


年幼的阿尔弗雷德低着头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亚瑟叹了口气换掉了擦拭小男孩伤口的棉球,又拿了一个新的沾了点水继续收拾,“可以吗?疼吗?”


“嗯。”阿尔弗雷德答应了一声,这才不好意思的回答了刚才的问题,“就是,后面好像有什么鬼怪追我,我一不小心踩空了从楼梯上摔下来了,然后……”


“噗嗤。还在害怕这些吗?”


亚瑟这么一笑,阿尔弗雷德立刻涨红了脸鼓着腮帮子,无论亚瑟怎么叫他都不肯回答。亚瑟也不跟他计较,仔细包扎好他小手上的伤口,装作不经意的看向厨房的方向——


“刚烤好的蛋糕还有上好的红茶,那我自己去品尝了哦?”


说着亚瑟起身就往厨房走。阿尔弗雷德从椅子上跳下来,啪嗒啪嗒几步跑过去拽住亚瑟的衣摆,一双天蓝色的眼睛不情不愿的看着亚瑟。亚瑟歪头笑了,蹲身把小家伙抱了起来,“好,好,带你一起吃还不行?”


不得不说亚瑟虽然不太擅长做正餐,但是除了司康饼之外的小甜点还是不错的。蛋糕上的奶油散发着甜甜的香气,可爱的小樱桃映着正午的阳光,阿尔弗雷德拿着叉子比划了半天,有些失落的看向亚瑟——他的手受伤了,实在没办法拿叉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吃蛋糕。亚瑟看得明明白白,于是叉起一小块蛋糕送到阿尔弗雷德嘴边,“就这一次哦,手好了之后自己吃,张嘴,啊——”


阿尔弗雷德啊呜一口全吃了下去,被噎得伸了伸脖子。亚瑟端起红茶喂给他顺了顺,伸手擦去了他嘴边的奶油,眼中溢满了不该属于日/不/落/帝/国的温柔。阿尔弗雷德缓了过来,咧嘴朝亚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偷摸蘸了一手奶油尽数抹在亚瑟脸上——


“以后亚蒂要是受伤了,我也喂亚蒂吃蛋糕好吗?”


——现在这话还,还算数吗?


亚瑟缓缓睁开眼睛,盯着深绿色的帐篷顶发愣。身下是硬邦邦的床板,周围设施十分简陋,是在军队的帐篷里,不知道其他人在……


亚瑟试图坐起来,胸口的剧痛逼着他又躺了回去。不/列/颠/空/战给英/国带来的伤害太大,伦/敦几乎被夷为平地,他不过胸口中了一枪到现在都没好。亚瑟长出了口气,丢人,我这算怎么一回事……


“哟,亚蒂,你醒了吗!”


阿尔弗雷德靠在门口,歪头轻松的笑着。亚瑟能看到他军装上的尘土和血迹,还有他眼下那一圈乌青,分明很疲惫了吧……这个笨蛋,跟自己国家没关系还这么上心,亚瑟无奈的摇摇头,沙哑着嗓子问了一句,“你不是跟你们志愿军一起来的吗,到现在还不回去不怕你家上司生气吗?”


“他爱生气就生气,hero我有更重要的事。”阿尔弗雷德走了进来,神神秘秘的把手背在身后。亚瑟探头想看看,倒是让阿尔弗雷德戳着额头直接按了回去,“你不要这么着急,这就给你看——锵锵!”


——是一个有些花里胡哨的蛋糕。白色的奶油裱花成玫瑰的模样,零零散散的各种水果摆成“Artie”的字样,下面还有樱桃摆成的一颗心。亚瑟着实吃了一惊,瞪着眼睛看看蛋糕又看看阿尔弗雷德再看看蛋糕,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阿尔弗雷德自顾自的坐在亚瑟床边,用叉子叉上一小块送到亚瑟嘴边,“我承诺的,你受伤了我也会喂你吃蛋糕的。来,张嘴,啊——”


奶油在嘴里晕开满是甜腻的气息,蛋糕松软可口,混着水果汁一路甜到亚瑟心里。祖母绿色的瞳中全是柔软的情愫,阿尔弗雷德俯身,轻轻舔去亚瑟唇边的奶油和蛋糕渣,悄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是甜的。亚蒂和蛋糕都是。”

-End-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