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张佳乐脑残粉,热爱双花,霸图铁杆粉丝。

#落百/百浅#闹够了没有



#有私设
#cp落百,百浅,微索夜,微夜流
#配合bgm《闹够了没有》食用更佳
#ooc,ooc,还有ooc



“诶?婚礼的司仪么?”
“对呀,我想了想这个你来做再合适不过了。”百花缭乱兴高采烈的说,“落花也觉得挺好的,怎么样小浅,考虑考虑吧?”
“唔,没什么经验呢……”“没关系呀小浅,以你的口才,哥相信你!”
“那我,那我准备准备吧。”
挂了电话之后浅花迷人就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望山云雾摇了摇头,随手拿了一张纸巾给他擦擦眼泪,“刚才跟前辈通电话的时候,你的声音都在颤。”
“哥哥和落花哥哥要结婚了,想让我当司仪。”浅花迷人哭得肩膀都在抖,“可是我,我对哥哥……”
望山云雾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可是你……有什么办法呢?毕竟他们搭档了那么久……”
“他第十二赛季拿到冠军的时候激动得直流眼泪,看见他掉眼泪我就哭了出来。”
“他在第一届世邀赛首战失利的时候,是我耐着时差,半夜跑去国际服安慰在苏黎世的他。”
“第十赛季他和一夏哥哥打完之后心情不好,和他整夜整夜聊天的是我。”
“周末陪他上街买衣服的是我,大半夜的不睡觉偷着陪他看球赛直播的是我,生病的时候追着他让他吃药的是我。”
“他喜欢鲜花饼,喜欢桃花樱花,总是自称小爷,总是喜欢熬夜,还喜欢……”
浅花迷人无力的靠在墙上,捂着脸失声痛哭。看着那个向来以坚强乐观的形象出现的少年哭得不能自已,望山云雾叹了口气无奈的把他抱在怀里,拍着他的后背轻声安慰着,“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
“因为,因为我们的关系,只能停留在兄弟上了啊……”
。。。。。。
“好了,我们可以看见这对夫夫走过来了,落花哥哥穿着一身帅气的白西装……诶,我哥也穿了白西装,手里拿了一束花!新娘居然没穿婚纱!”
浅花迷人这话音一落,席上众人立刻笑了出来。百花缭乱又好气又好笑,“小浅你就这么想看我穿裙子啊?还有你这个游戏解说一样的口吻是什么鬼啊?”
“浅花也学坏了啊,不愧是不转教出来的小心脏。”君莫笑一边拍着手一边说。一旁的石不转安静的推了推眼镜,“过奖了前辈,没你心脏。”
“好了前辈们,安静了啊安静!要闹的等晚上去闹洞房啊!还有下面说我心脏的那位,看见我们队长瞪你了没有!”
又一次哄堂大笑。浅花迷人身为司仪把气氛调节得很好,毕竟婚礼上的各位都是当年一起在荣耀里打拼过的老朋友,太过拘谨也没意思。
只不过没人知道他侃侃而谈背后独自一人的心酸。
“最后,再祝福他们——”
浅花迷人走到两人中间,左手拉过百花缭乱的手,右手拉着落花狼藉的手牵了过去,微笑着后退了两步提高了声音。
“繁花血景一万年!”
此起彼伏的掌声,婚宴就此拉开序幕。浅花迷人借着换衣服的名头跑进了更衣室,关上门就是放声大哭。
刚才他后退的岂止是两步,那可是是他的一辈子。他追着百花缭乱的步伐的一辈子。
其实早就知道是这种结果,不是么。
从百花缭乱在他面前一遍遍夸落花狼藉,说他从来都包容他的某些无理取闹,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开始,就应该知道了。
但是还是心存侥幸的吧。第十二赛季结束后的庆功宴上,百花缭乱因为拿了第一个联赛冠军,少不得被那些人多灌了些酒。他喝多了浅花迷人当然要扶一把,结果被百花缭乱一把抱住,下一秒这人就开始在自己怀里哭了。
小浅啊,你说这冠军怎么来得这么晚啊?你说如果当初孙哲平这混蛋没瞒着我mas他有手伤的事,是不是百花早就拿到冠军了啊?你说他当时退役了一走了之,落花把整个百花就这么扔给我,有没有想过我啊?
你哥我,真他妈心寒啊……
那个时候浅花迷人就想,我能不能做点什么呢?比如代替他照顾你,比如代替他喜欢你。
比如代替他陪在你身边一辈子。
现在再想想,其实兄弟也可以在一起一辈子啊。
哥哥,你说你好好的,在我面前哭什么哭。你知不知道你的眼泪,你心里那些难受的事,我也感同身受啊……
浅花迷人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婚宴进行得很快乐。果然还是回去好好坐着吃饭吧,浅花迷人这么想着,目光来回扫视着寻找大漠孤烟他们。
没想到转身碰到了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
“那个,小浅,今天辛苦你了啊。”百花缭乱一手拿着花束,一手递过来一杯酒,“给,哥哥敬你。”
一旁的落花狼藉也跟着举起了酒杯。浅花迷人笑着碰了碰两人的杯子,“哎呀,哥哥和落花哥哥客气什么啊,你们照顾了我这么多年是不是,我就略尽薄力而已,应该的啦。”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很谢谢你,特别是你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百花身边照顾他。”落花狼藉说着向百花缭乱努了努嘴,“你也表示表示?”
“啊?哦,小浅,听说拿到这个的人情路会很顺哦,特地留给你的。”说着百花缭乱把手里的花束塞到浅花迷人手里。情路已经不顺了。浅花迷人这么想着接过了花束,抬头向两人露出一个微笑。
“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开心的咱们一起开心,不开心的我就当个树洞安静听着。当然啦,你们俩一定要好好的不许吵架哦。”
是啊,你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一定要告诉我哟,至少我能安慰你。作为你的弟弟。
“嗯,一定。”百花缭乱走过来,轻轻的吻了吻浅花迷人的额头,“我们去别的桌敬酒了,你多吃点啊。”
浅花迷人呆呆的点点头,木然的任着身后的冷暗雷把他带到他的座位上。他很清楚,刚刚百花缭乱在他额头上烙下的一吻,彻彻底底断了他所有的念想。
没有人有错。也没有人没错。
造化弄人罢了,如此而已。
手中的花束香气袭人。浅花迷人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失神了片刻自嘲的笑了笑。
“浅花迷人你干嘛呀,今天是哥哥的婚礼呀。”
“你闹够了没有。”
兄弟以上,恋人未满。
如此而已。
。。。。。。
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去度蜜月了。浅花迷人比任何人都先知道。
烈酒入喉腹中一片滚烫,浅花迷人拎着酒坛又灌了自己一大口,随手把坛子一丢,醉眼朦胧的抹抹嘴唇又伸手摸向另一坛。
“不许再喝了!”望山云雾皱着眉按住浅花迷人的手,“你看看这一地的酒坛,霸气雄图的酒有多烈你不是不知道!”
“你让我喝,别管我!”浅花迷人歇斯底里的喊着甩开望山云雾的手,“醉了就好了啊!醉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啊!”
“……可是浅花,醉了之后再醒过来,你不觉得更痛苦么?你在醉的时候以为逃避了一切,可醒来的时候还是要面对这一切……”
“别说了望山!”浅花迷人拼命的捂住耳朵,“我以为只要我努力,就能有足够的资格和他在一起,可是,可是……”
“可是到头来我只是他的弟弟而已啊……”
在外人眼中意气风发的霸气雄图精英一团团长,像个孩子一样捂着脸失声痛哭。他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那天流木喝得酩酊大醉的在他面前哭得那么伤心。
为什么他一边哭一边喊,夜雨声烦你为什么只把我当弟弟,为什么一直看着索克萨尔,为什么对我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他们是一样的。
他从被创建开始,就一直在追随他的步伐。从普通区到神之领域,从百花谷一直到霸气雄图,从普通成员到精英一团团长。他为他孤注一掷却仍然败于轮回哭过,也为他在世界舞台上夺得首金笑过。
现在好了,他的角色定位彻底变了。以后有些话,落花狼藉能对百花缭乱说,可他不能了。
这样也好,以后他们就是纯粹的兄弟了,还谈什么分开不分开的。
但是以后啊,他在他面前,要多虚伪才能假装毫不在意呢?
在他最难过的时候,在他最悲伤的时候,他多想说一句,你身边还有我啊。
“浅花迷人,哥哥和落花哥哥在一起了,你有什么可难受的。”
“你闹够了没有。”

-End-

















其实吧,这篇文章来自我本人的真实体验。
我混语c圈,是个浅花迷人。我有个特别喜欢的百花缭乱,认识她的时候她有cp是个落花狼藉,但是不久之后他们分了。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陪着我的百花,甚至在她说那个落花狼藉不好之后气不过写戏去怼他。那时候我就想啊,我可以这样一直陪着她吧。
她有轻微抑郁症,每次负能都是我在小窗陪她聊天陪她连麦,她跟我说要自杀的那天晚上我通宵看着她让她和我保持联系。其实当时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幸好她吃得药量不多没有死,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那天我早上七点多睡的,中间醒了几次,最后九点多又醒了再也睡不着了。然后我晕乎乎的跟她连麦,她一开口嗓音那么沙哑我就哭出来了。还好,她还活着,她没有死,我还能再她身边陪着她。
我答应她暑假去找她玩。前一阵子我加了一个组织,她和那个落花狼藉也在。然后我就看见,每次她出现的时候,那个平时高冷的不行的落花狼藉,会跟她卖萌。后来她小窗跟我说,她其实还喜欢他,他也一样,他们凑合在一起算了。
后来,他们换了情头,在空间各种秀恩爱。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是多余的。
哎,落花狼藉,那是我喜欢了那么久的哥哥,现在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她。
我想我的任务结束了。以后有人陪她安慰她,我就安安静静的作为弟弟跟在他们身后祝福他们吧。
抱歉一堆废话。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