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971432427林惊澜,扩列请备注。
aph亚瑟阿尔死忠,味音痴阿尔×亚瑟按头小分队,不悯基尔×罗莎甜蜜罐,给五流氓天团疯狂打call。
全职张佳乐脑残粉,双花韩张林方厨,霸图铁杆粉丝。
刀男和泉守兼定女友粉,兼我中心雷打不动,冲田组土方组赛高,新选组心头好。
三国史向策瑜香,策瑜cp向策香瑜香亲情向,婉拒备香。
不定时夹带恋与楚留香灵契私货。

【全职高手/喻黄】Love Letter



#少天生日快乐!!!
#梗源2018全国一作文题
#给2035年的他写一封信
#cp喻黄,其他cp一句话,八成是跑题了
#夹带私设,笔记本参考巅峰荣耀赠品小本子
#ooc,ooc,还有ooc




喻文州看见那两个人拉着手。他有些诧异的看看自己,又抬头看看远处那两人。
两个人显然年纪都不小了,三十多岁的光景,都穿着休闲T恤,在公园里溜溜达达的聊着天。
怎么……回事?
喻文州揉了揉眼睛,是,没看错,那两个人就这么在他面前,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两个人。
喻文州。黄少天。
黄少天手里牵了只柯基,使足了劲儿往前冲要摆脱脖子上的遛狗绳。黄少天嘿了一声使劲儿一拽,那只柯基就开始原地踏步了。
“跑,我让你跑,在本剑圣手里你还有机会跑吗?”
喻文州就笑,从黄少天手里接过绳子,柯基立刻就安分了。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眯着眼睛瞪着它,“诶哟你个小王八羔子,文州牵你你就安分守己,我牵你你就闹腾是吧?信不信我烤了你啊?”
两个人说笑着已经走远了,喻文州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追过去。那两个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可自己今年才不过十八岁,和黄少天在一起也不过半年,这样的场景算是怎么回事?
“请等一下!”
两人还在说着话往前走,谁也没理他。喻文州想了想追了上去,伸手拉了一下“喻文州”的衣袖。
穿过去了。喻文州的手,就这么从袖子上穿了过去。他吓得赶紧收回了手,随手摸了一下路边的长椅。还是一样的结果。
是……在做梦吧?喻文州咽了咽口水,赶紧跟上了两人。如果真的是个梦,那么这个梦一定是要让他看见什么。
两人溜达着,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路过菜市场买了点菜,一路走到一个普通的小区里,七拐八拐的进了一栋楼,上到三层打开了左边房间的门。喻文州跟着进去了,那看起来就是一户普通的人家,家里的摆设和日常用品一应俱全,唯独一个玻璃柜看着有点来头。
那里面放着很多的奖杯,喻文州认识的,是荣耀职业联盟的冠亚军奖杯,还有几张赛季mvp的奖状。最中间的一层摆了一个相框,两个人还是年轻的模样,一人一只手比成一个完整的心形,笑得很开心。照片上两人穿着同一服制的衣服,一个编号2一个编号5,不过并不是蓝雨队服,而是他在联盟中从未见过的队服。红黑白的配色,很好看。
我们将来会一起去别的队伍吗?没有留在蓝雨吗?喻文州心想。这个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换好衣服去厨房做饭了,喻文州也就跟了过去。“喻文州”把淘好的米放进锅里准备点火熬粥,“黄少天”就在一旁洗菜切菜,嘴上倒是没闲着一直在聊天,从韩文清张新杰养的猫,到孙哲平张佳乐领养的女儿,再到方士谦王杰希的出国蜜月,似乎要把整个联盟八卦一遍。“喻文州”就笑着听着,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或者让“黄少天”当心上火少放辣椒。
稀松平常的生活,和普通人家一样。这是喻文州想过很久的,他和黄少天未来将要一起度过的美好场景,如今就展现在他眼前。原来这么美好。
“少天,蚝油好像没有了,可以去买点吗?”
喻文州愣神儿的时候听见“喻文州”这么说。“黄少天”答应着,摘了围裙洗洗手就出门了。“喻文州”舀了一勺粥喝了一口,似乎火候不太够,他又把锅盖盖了回去,却突然毫无征兆的开口一句——
“我知道你在那里。”
喻文州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黄少天”刚出去,这屋里现在应该只有他一个人才对,那,那“喻文州”的说话对象是……
“我看不到你,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在。”“喻文州”头也不回,还是仔细的盯着粥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没有什么恶意,你来自哪里?”
喻文州有些手足无措,蓦然瞥见桌上的台历写着2035年。这,这是十七年后了,那我看到的果然是……我和少天的未来吗?
眼前的一切突然开始模糊,天旋地转仿佛马上就要消失。喻文州恍惚间看向“喻文州”的背影,急促的喊了他一声。
“过去,我来自过去!”他说,“你和少天请好好继续下去,等我们成为现在的你们!”
“喻文州”转过身来看着他的方向,好像说了一句什么,可他身边的一切都在急剧后退,耳边充满了蜂鸣声,什么都没听清。
看口型好像是,好像是……
喻文州猛的睁开眼睛。还好,还在蓝雨宿舍,还是和黄少天同一个房间。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2018年,没穿越。
……这个梦,在说明什么呢?喻文州长出了口气,放松了身体坐起来盯着被子。储物柜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喻文州循着声音看过去,黄少天从里面露出半个脑袋来,正好和他看了个对眼,嘴里还叼着一袋泡面,“哟,队长,我以为你睡了呢,怎么样怎么样要不要一起来吃点?”
“不了,你自己吃吧。少放辣椒小心上火。”
梦里三十五岁的他,还是这样叮嘱黄少天。就好像时光凝固,始终未曾流动一样。他觉得有些话,他现在应该以一个少不经事的年轻人的身份,写给未来的自己。
黄少天从饮水机里接了热水,坐回床上吸溜吸溜的吃泡面去了。喻文州打开台灯坐在书桌前,泡面的香气充斥在小小的房间里,萦绕在他身旁。他摊开信纸,钢笔在草稿纸上划了两下渗出墨水,俊秀的字迹在信纸上排列开来。
致三十五岁的喻文州。
见字如晤。先向你,也就是十七年后的我自己问声好。
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多久,久到黄少天吃泡面的动静都消失了也没发现。他好像有好多话要说,有好多事要嘱咐未来的自己,有好多年少的烟花要在这一晚上燃烧殆尽。
台灯下被黄少天推过来一碗泡面。面汤里卧着一颗卤蛋和两根切开的火腿肠,氤氲的热气在台灯下翻滚消失,香味充斥在喻文州鼻间。他折好信纸压在笔记本里,颇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黄少天,“怎么,给我泡的吗?”
“嗯呐。”黄少天坐在床上晃悠着腿,“虽然你说你不吃,但是我好像听见你肚子叫了,问了你两遍你是不是被我馋到了你都不理我,我就自己动手喽。老规矩,两根肠一个卤蛋不放辣,趁热赶紧吃了吧。”
喻文州也就不再推辞,拿起筷子开始吃泡面。黄少天又开了袋薯片,咔嚓咔嚓嚼了起来。喻文州这时候才想起来什么,筷子搅了搅有些粘在一起的泡面,“你不想问问我大半夜的起来在写什么吗?”
黄少天咔嚓咬断一片薯片,“你要是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不告诉我就是不想说或者没必要说,我可不是神奇叶秋,想知道什么就不要脸的死缠烂打。”
喻文州笑了。叶秋这个人自然还不至于这么没下限,四期生里敢这么说他的,也就只有黄少天一个人了。
初露锋芒的利剑,少年的肆意张扬。喻文州真的很喜欢这样的黄少天。他放下泡面碗擦了擦嘴,走到黄少天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然后不待黄少天反应——
他弯腰,屈指扳着黄少天的下巴就亲了过去。唇齿交缠间,泡面和薯片的味道混在一起。有点怪怪的。
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联盟未来最厉害的机会主义者此时还没有那么敏锐,直到喻文州把他嘴角的暧昧痕迹都亲干净,他才小声丢下一句,“这大半夜的,队长干嘛啊……”
“没什么。”喻文州起身抹了抹嘴唇,未来的战术大师这时候也不过是个青涩少年,一个亲吻过后脸红得也不像样了。他咳了一声又坐回桌前端起泡面碗,把快粘成一坨的泡面消灭干净。黄少天没过多久就吃完了薯片,拄着头坐在一边看着喻文州,等他吃完就在他唇上重重的印了一下,然后立刻跳回床上把自己用被子蒙了个严实,被子里传来一句闷闷的——
“本剑圣偷袭队长成功了!!!”
喻文州从饮水机里接了半杯水漱了漱口,顺便摸了摸自己烫得快熟了的脸颊。得了,今天晚上估计是睡不着了。
年少的时候可以毫无顾忌。真好。喻文州看了看笑得床都在颤的黄少天,摇了摇头躺回自己的被窝里。
“别笑了少天,不能因为现在是夏休期就这么熬夜,快睡吧,晚安。”
“诶好好好这就睡了,晚安队长!”
盛夏的晚风从窗户吹进来,喻文州没有合上的笔记本被风吹开,独自在桌子上哗啦哗啦的响着。笔记本里夹着的信随着书页摇晃,字里行间都是南方的夏天揉碎的月光。
还有年少的欢喜与期待。
。。。。。。
多年不用的笔记本里掉出来一封信。
这个笔记本是喻文州还在蓝雨战队的时候用来记观赛感受和日常琐事的,最后一页还有黄少天的涂鸦。他们俩已经退役很久了,这个笔记本喻文州想着用不着留个纪念了就束之高阁了,这次还是收拾东西随手一翻才发现本子里还夹着东西。
致三十五岁的喻文州。
见字如晤。先向你,也就是十七年后的我自己问声好。
喻文州拿着信愣了很久。他今年刚好三十五岁,可看完信后他脑海里全是他十八岁那年,在梦中看到的自己未来的样子。他想起来了,十七年前那个梦境,他全都想起来了。而且有些当时不明白的东西现在也都知道了。
冠军奖杯是第六赛季,第十五赛季和世邀赛的。亚军奖杯是第八赛季,第十一赛季和第十四赛季的。mvp奖状是第六赛季和第十五赛季黄少天的。那套红黑白的队服不是别的战队队服,而是国家队在世界舞台上征战的战袍。
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始终在蓝雨战队没有转会。在第十五赛季双双退役之前,他们也始终是那对所向披靡的剑与诅咒。
“文州!你快收拾完了吗?”
黄少天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伴着皮蛋瘦肉粥的香味。喻文州赶紧答应了一声快好了,黄少天拉长了尾音又喊了一句,“那我就炒腰花了!”
之后就是铁锅和铲勺碰撞的声音,没过多久黄少天就开始喊开饭了。喻文州放下信纸拍了拍手上的土,离开书房准备吃饭去了。路过某个位置的时候,他稍微顿了顿脚步。
十七年前,他在梦里,就站在这儿,和十七年后的他“直接对话”。想到这儿喻文州笑了,不经意间扭头看向桌上的台历——
2035年。你在信里写给我的那些,我都完成了。谢谢你,那个十八岁的少年。
然而当他再向饭桌走过去,看到黄少天朝他招手的一瞬间,有什么碎片在他脑海里无限放大,似乎要提醒他务必要想起什么。
“我知道你在那里。我看不到你,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在。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没有什么恶意,你来自哪里?”
后来,后来就……
“过去,我来自过去!你和少天请好好继续下去,等我们成为现在的你们!”
知道了。那一瞬间仿佛时光静止。仿佛这十七年的时光从未经过,此时他们还都是少年一样。喻文州半阖着眼睛笑着,鼻子有些酸酸的,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释然。
“文州?”黄少天把手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吃饭了?你再不吃我可吃光了一口都不给你留哦?你可想好了哦?”
“我吃,我怎么不吃。”喻文州回神,笑着拨开黄少天伸向他的饭碗的筷子,“盘子里还有,你吃你的,别想着从我碗里夹菜。”
“嗨呀你要是不愣神我逗你干嘛,来来来吃菜吃菜,今天的白灼虾我做的特别好吃,快尝尝快尝尝!”
喻文州从善如流的夹了一只虾,一口一口慢慢嚼着。他想起来了。那时候,十七年后的喻文州,他说的是——
“好,我和少天在未来等你。”
“等你们,成为我们。”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