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971432427林惊澜,扩列请备注。
全职张佳乐脑残粉,双花韩张林方厨,霸图铁杆粉丝。
aph亚瑟阿尔死忠,味音痴按头小分队,给流氓天团疯狂打call。
刀男和泉守兼定女友粉,兼我中心雷打不动,冲田组土方组赛高,新选组心头好。
三国史向策瑜香,策瑜cp向策香瑜香亲情向,婉拒备香。
不定时夹带恋与楚留香灵契私货。

【全职高手/喻黄】Love Letter



#少天生日快乐!!!
#梗源2018全国一作文题
#给2035年的他写一封信
#cp喻黄,其他cp一句话,八成是跑题了
#夹带私设,笔记本参考巅峰荣耀赠品小本子
#ooc,ooc,还有ooc




喻文州看见那两个人拉着手。他有些诧异的看看自己,又抬头看看远处那两人。
两个人显然年纪都不小了,三十多岁的光景,都穿着休闲T恤,在公园里溜溜达达的聊着天。
怎么……回事?
喻文州揉了揉眼睛,是,没看错,那两个人就这么在他面前,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两个人。
喻文州。黄少天。
黄少天手里牵了只柯基,使足了劲儿往前冲要摆脱脖子上的遛狗绳。黄少天嘿了一声使劲儿一拽,那只柯基就开始原地踏步了。
“跑,我让你跑,在本剑圣手里你还有机会跑吗?”
喻文州就笑,从黄少天手里接过绳子,柯基立刻就安分了。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眯着眼睛瞪着它,“诶哟你个小王八羔子,文州牵你你就安分守己,我牵你你就闹腾是吧?信不信我烤了你啊?”
两个人说笑着已经走远了,喻文州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追过去。那两个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可自己今年才不过十八岁,和黄少天在一起也不过半年,这样的场景算是怎么回事?
“请等一下!”
两人还在说着话往前走,谁也没理他。喻文州想了想追了上去,伸手拉了一下“喻文州”的衣袖。
穿过去了。喻文州的手,就这么从袖子上穿了过去。他吓得赶紧收回了手,随手摸了一下路边的长椅。还是一样的结果。
是……在做梦吧?喻文州咽了咽口水,赶紧跟上了两人。如果真的是个梦,那么这个梦一定是要让他看见什么。
两人溜达着,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路过菜市场买了点菜,一路走到一个普通的小区里,七拐八拐的进了一栋楼,上到三层打开了左边房间的门。喻文州跟着进去了,那看起来就是一户普通的人家,家里的摆设和日常用品一应俱全,唯独一个玻璃柜看着有点来头。
那里面放着很多的奖杯,喻文州认识的,是荣耀职业联盟的冠亚军奖杯,还有几张赛季mvp的奖状。最中间的一层摆了一个相框,两个人还是年轻的模样,一人一只手比成一个完整的心形,笑得很开心。照片上两人穿着同一服制的衣服,一个编号2一个编号5,不过并不是蓝雨队服,而是他在联盟中从未见过的队服。红黑白的配色,很好看。
我们将来会一起去别的队伍吗?没有留在蓝雨吗?喻文州心想。这个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换好衣服去厨房做饭了,喻文州也就跟了过去。“喻文州”把淘好的米放进锅里准备点火熬粥,“黄少天”就在一旁洗菜切菜,嘴上倒是没闲着一直在聊天,从韩文清张新杰养的猫,到孙哲平张佳乐领养的女儿,再到方士谦王杰希的出国蜜月,似乎要把整个联盟八卦一遍。“喻文州”就笑着听着,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或者让“黄少天”当心上火少放辣椒。
稀松平常的生活,和普通人家一样。这是喻文州想过很久的,他和黄少天未来将要一起度过的美好场景,如今就展现在他眼前。原来这么美好。
“少天,蚝油好像没有了,可以去买点吗?”
喻文州愣神儿的时候听见“喻文州”这么说。“黄少天”答应着,摘了围裙洗洗手就出门了。“喻文州”舀了一勺粥喝了一口,似乎火候不太够,他又把锅盖盖了回去,却突然毫无征兆的开口一句——
“我知道你在那里。”
喻文州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黄少天”刚出去,这屋里现在应该只有他一个人才对,那,那“喻文州”的说话对象是……
“我看不到你,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在。”“喻文州”头也不回,还是仔细的盯着粥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没有什么恶意,你来自哪里?”
喻文州有些手足无措,蓦然瞥见桌上的台历写着2035年。这,这是十七年后了,那我看到的果然是……我和少天的未来吗?
眼前的一切突然开始模糊,天旋地转仿佛马上就要消失。喻文州恍惚间看向“喻文州”的背影,急促的喊了他一声。
“过去,我来自过去!”他说,“你和少天请好好继续下去,等我们成为现在的你们!”
“喻文州”转过身来看着他的方向,好像说了一句什么,可他身边的一切都在急剧后退,耳边充满了蜂鸣声,什么都没听清。
看口型好像是,好像是……
喻文州猛的睁开眼睛。还好,还在蓝雨宿舍,还是和黄少天同一个房间。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2018年,没穿越。
……这个梦,在说明什么呢?喻文州长出了口气,放松了身体坐起来盯着被子。储物柜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喻文州循着声音看过去,黄少天从里面露出半个脑袋来,正好和他看了个对眼,嘴里还叼着一袋泡面,“哟,队长,我以为你睡了呢,怎么样怎么样要不要一起来吃点?”
“不了,你自己吃吧。少放辣椒小心上火。”
梦里三十五岁的他,还是这样叮嘱黄少天。就好像时光凝固,始终未曾流动一样。他觉得有些话,他现在应该以一个少不经事的年轻人的身份,写给未来的自己。
黄少天从饮水机里接了热水,坐回床上吸溜吸溜的吃泡面去了。喻文州打开台灯坐在书桌前,泡面的香气充斥在小小的房间里,萦绕在他身旁。他摊开信纸,钢笔在草稿纸上划了两下渗出墨水,俊秀的字迹在信纸上排列开来。
致三十五岁的喻文州。
见字如晤。先向你,也就是十七年后的我自己问声好。
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多久,久到黄少天吃泡面的动静都消失了也没发现。他好像有好多话要说,有好多事要嘱咐未来的自己,有好多年少的烟花要在这一晚上燃烧殆尽。
台灯下被黄少天推过来一碗泡面。面汤里卧着一颗卤蛋和两根切开的火腿肠,氤氲的热气在台灯下翻滚消失,香味充斥在喻文州鼻间。他折好信纸压在笔记本里,颇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黄少天,“怎么,给我泡的吗?”
“嗯呐。”黄少天坐在床上晃悠着腿,“虽然你说你不吃,但是我好像听见你肚子叫了,问了你两遍你是不是被我馋到了你都不理我,我就自己动手喽。老规矩,两根肠一个卤蛋不放辣,趁热赶紧吃了吧。”
喻文州也就不再推辞,拿起筷子开始吃泡面。黄少天又开了袋薯片,咔嚓咔嚓嚼了起来。喻文州这时候才想起来什么,筷子搅了搅有些粘在一起的泡面,“你不想问问我大半夜的起来在写什么吗?”
黄少天咔嚓咬断一片薯片,“你要是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不告诉我就是不想说或者没必要说,我可不是神奇叶秋,想知道什么就不要脸的死缠烂打。”
喻文州笑了。叶秋这个人自然还不至于这么没下限,四期生里敢这么说他的,也就只有黄少天一个人了。
初露锋芒的利剑,少年的肆意张扬。喻文州真的很喜欢这样的黄少天。他放下泡面碗擦了擦嘴,走到黄少天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然后不待黄少天反应——
他弯腰,屈指扳着黄少天的下巴就亲了过去。唇齿交缠间,泡面和薯片的味道混在一起。有点怪怪的。
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联盟未来最厉害的机会主义者此时还没有那么敏锐,直到喻文州把他嘴角的暧昧痕迹都亲干净,他才小声丢下一句,“这大半夜的,队长干嘛啊……”
“没什么。”喻文州起身抹了抹嘴唇,未来的战术大师这时候也不过是个青涩少年,一个亲吻过后脸红得也不像样了。他咳了一声又坐回桌前端起泡面碗,把快粘成一坨的泡面消灭干净。黄少天没过多久就吃完了薯片,拄着头坐在一边看着喻文州,等他吃完就在他唇上重重的印了一下,然后立刻跳回床上把自己用被子蒙了个严实,被子里传来一句闷闷的——
“本剑圣偷袭队长成功了!!!”
喻文州从饮水机里接了半杯水漱了漱口,顺便摸了摸自己烫得快熟了的脸颊。得了,今天晚上估计是睡不着了。
年少的时候可以毫无顾忌。真好。喻文州看了看笑得床都在颤的黄少天,摇了摇头躺回自己的被窝里。
“别笑了少天,不能因为现在是夏休期就这么熬夜,快睡吧,晚安。”
“诶好好好这就睡了,晚安队长!”
盛夏的晚风从窗户吹进来,喻文州没有合上的笔记本被风吹开,独自在桌子上哗啦哗啦的响着。笔记本里夹着的信随着书页摇晃,字里行间都是南方的夏天揉碎的月光。
还有年少的欢喜与期待。
。。。。。。
多年不用的笔记本里掉出来一封信。
这个笔记本是喻文州还在蓝雨战队的时候用来记观赛感受和日常琐事的,最后一页还有黄少天的涂鸦。他们俩已经退役很久了,这个笔记本喻文州想着用不着留个纪念了就束之高阁了,这次还是收拾东西随手一翻才发现本子里还夹着东西。
致三十五岁的喻文州。
见字如晤。先向你,也就是十七年后的我自己问声好。
喻文州拿着信愣了很久。他今年刚好三十五岁,可看完信后他脑海里全是他十八岁那年,在梦中看到的自己未来的样子。他想起来了,十七年前那个梦境,他全都想起来了。而且有些当时不明白的东西现在也都知道了。
冠军奖杯是第六赛季,第十五赛季和世邀赛的。亚军奖杯是第八赛季,第十一赛季和第十四赛季的。mvp奖状是第六赛季和第十五赛季黄少天的。那套红黑白的队服不是别的战队队服,而是国家队在世界舞台上征战的战袍。
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始终在蓝雨战队没有转会。在第十五赛季双双退役之前,他们也始终是那对所向披靡的剑与诅咒。
“文州!你快收拾完了吗?”
黄少天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伴着皮蛋瘦肉粥的香味。喻文州赶紧答应了一声快好了,黄少天拉长了尾音又喊了一句,“那我就炒腰花了!”
之后就是铁锅和铲勺碰撞的声音,没过多久黄少天就开始喊开饭了。喻文州放下信纸拍了拍手上的土,离开书房准备吃饭去了。路过某个位置的时候,他稍微顿了顿脚步。
十七年前,他在梦里,就站在这儿,和十七年后的他“直接对话”。想到这儿喻文州笑了,不经意间扭头看向桌上的台历——
2035年。你在信里写给我的那些,我都完成了。谢谢你,那个十八岁的少年。
然而当他再向饭桌走过去,看到黄少天朝他招手的一瞬间,有什么碎片在他脑海里无限放大,似乎要提醒他务必要想起什么。
“我知道你在那里。我看不到你,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在。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没有什么恶意,你来自哪里?”
后来,后来就……
“过去,我来自过去!你和少天请好好继续下去,等我们成为现在的你们!”
知道了。那一瞬间仿佛时光静止。仿佛这十七年的时光从未经过,此时他们还都是少年一样。喻文州半阖着眼睛笑着,鼻子有些酸酸的,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释然。
“文州?”黄少天把手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吃饭了?你再不吃我可吃光了一口都不给你留哦?你可想好了哦?”
“我吃,我怎么不吃。”喻文州回神,笑着拨开黄少天伸向他的饭碗的筷子,“盘子里还有,你吃你的,别想着从我碗里夹菜。”
“嗨呀你要是不愣神我逗你干嘛,来来来吃菜吃菜,今天的白灼虾我做的特别好吃,快尝尝快尝尝!”
喻文州从善如流的夹了一只虾,一口一口慢慢嚼着。他想起来了。那时候,十七年后的喻文州,他说的是——
“好,我和少天在未来等你。”
“等你们,成为我们。”

-End-

【乐喻】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2018张佳乐生贺
#忽略那个魔性的标题
#cp乐喻,强势安利!
#ooc,ooc,还有ooc



冬休期不比夏休期,假期短得可以,只有半个月。不过好歹中间也有个过年,荣耀官方公司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出了一大堆活动,什么春节限定副本春节限定野图boss,奖励可是大把大把的掉,稀有材料掉落率更是疯涨,橙武橙装都是七八个的往下掉。
这一下各大公会就高兴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冬休期啊!冬休期怎么了?职业选手们没有比赛啊!那能干什么?帮忙抢boss刷副本啊!为什么让他们来?人家水平高会指挥,好多拿材料啊!
然后这神之领域就乱套了。今天刘小别刚刷的副本记录,转眼就让卢瀚文刷下去了,没一会儿刘小别又给刷回来了;明天孙翔和唐昊在野图boss跟前斗起来了,俩人一边打着boss还一边对着骂;后天韩文清和叶修一个刚出副本一个刚收了野图boss,听说叶修截的是霸气雄图的货,俩人照面还没有三秒韩文清的拳头就招呼过去了……
总之,这次的春节活动,那是一个乌烟瘴气。
这就苦了联盟里那几个不同战队的小情侣们了,比如张佳乐同志和喻文州先生。这俩人电脑都在书房摆着,俩人并排一坐,基本上旁边那人干什么打得怎么样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有的时候场面非常尴尬,比如……
喻文州探头过来的时候张佳乐正死命护着自己的电脑屏幕。
“前辈让我看一眼boss进度呗?”
张佳乐式摇头.gif
张佳乐探头过来的时候喻文州正拿着《百年孤独》巧妙的挡住他的视线。
“文州让我看一眼副本进度呗?”
喻文州式微笑.jpg
得,就这样,一个第二赛季出道的老东西,不是,经验丰富的前辈,一个有名的白切黑心脏……呸,战术大师,这俩人就在这儿装傻充愣互相斗,明里暗里不知道给对方和他的公会下了多少绊,愣是谁也没从谁电脑上扒拉出来半点对己方有利的情报。你俩是保密局出身的吧,再这么下去当心分手啊两位……
“文州,我觉得咱俩这样不行。”
吃饭的时候张佳乐这么说,刚烤好的鸡翅和鸡腿看着那叫一个有诚意。喻文州看了看锅里的辣炒花蛤和旁边干干净净的白瓷盘子,锅铲慢悠悠的把花蛤都铲进盘子里,把手上的油在围裙上抹了抹端着盘子放上餐桌,随手脱了围裙搭在椅子靠背上。张佳乐熬的八宝粥是真香,再配上他烤的鸡翅鸡腿和喻文州的辣炒花蛤,简简单单的晚饭愣是让他俩吃出了满汉全席的感觉。当然,忽略俩人之间这尴尬的话题……
“那前辈觉得咱俩应该怎么办呢?”喻文州喝了一小口八宝粥,不行,还是烫,还要再吹吹才能喝。张佳乐把他那欧式大双一抬,不是,文州,你这口气我听着害怕啊,给前辈留点面子吧……
事不宜迟,赶紧行动!张佳乐把白砂糖罐往喻文州手边一推,“我没怎么放糖,你要是觉得不够甜就再放点。那个,我的意思是啊,就咱俩这样,不够坦诚啊,你看这尔虞我诈的,是吧……”
“嗯,前辈说得有道理。”喻文州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点了点头,往自己碗里倒了两勺白砂糖,抬眼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不过前辈一直在看表啊?有什么急事吗?”
“没啊。”张佳乐漫不经心的搅着自己的八宝粥,“就是刚才烤鸡翅鸡腿和熬八宝粥的时候看表看习惯了。”
说这话的时候张佳乐还是偷摸抬眼瞥了一眼挂钟,顺便还看了一眼一样在看表的喻文州。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哦,喻文州往张佳乐碗里夹了一块鸡翅,挑了挑眉问了一句“确定吗前辈”,张佳乐直接缴械投降了。别了吧,他都看出来了,再瞒着也不好说了。
“今天晚上九点半……”
“野图boss烟花姑娘刷新。”
然后两个人端着饭碗,心照不宣的对着对方笑了笑。得了,又是一场恶战。
吃完饭刷完碗,俩人抱着一碟子草莓就进了书房。距离boss刷新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公会现在已经开始部署了。张佳乐开着浅花迷人溜达到望山云雾身边,张新杰一转视角看到他就打了声招呼,“前辈来了。”
“副队晚上好。”张佳乐也打了声招呼,然后在频道里给张新杰去了条消息,“蓝溪阁这边也要动手,文州亲自带队。”
然后张佳乐瞥了一眼喻文州。他正在跟黄少天部署任务,眼神里满是认真的神色,映着电脑屏幕的光亮亮的,就好像是……
盛夏夜晚满天的星河。这么久了,他还是那个稳重的喻文州,从少年到青年,始终就在这儿,没变过。
“前辈看我干什么?想刺探军情吗?”喻文州满是笑意的声音。
“啊?咳,没有。”张佳乐尴尬的别过脸去,“那个,副队让我帮他问个好。”
张新杰:我不是,我没有,你俩秀恩爱别拿我当挡箭牌谢谢。
九点半,春节限定野图boss烟花姑娘准时刷新。霸气雄图这边还没把仇恨拉稳呢,蓝溪阁那边的人就来了,打头的就是……
“我靠你们不厚道啊大家有福同享嘛!这么大个boss你们能不能推下来啊,来来来本剑圣帮你们一起啊到时候掉东西我们都拿走——”
张佳乐扶额,反手一个手雷就丢了出去,“住口吧阿黄!你可看不到你们队长的表情,快高兴死了。”
“我呸!张佳乐你叫谁阿黄呢!再说我们队长高兴有什么不对啊你看你身后!”
身后?不好!张佳乐那反应也不慢,赶紧一个前翻就要躲。
结果让六星光牢的光柱又给挡回来了。
黄少天立刻笑得就贼猖狂了。张佳乐郁闷啊,但张佳乐没办法,只能郁闷的看着刚才那个术士从他身边跑过去,头顶着蓝溪阁的公会标识。再看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敲着键盘划着鼠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暗算张佳乐成功了,看起来心情非常的不错,抿着嘴唇淡淡的笑着,唇边还有一点刚刚吃草莓留下的汁水。
张佳乐一拍脑门,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这小帅哥面前走神的……成吧成吧,看看我该怎么补救吧,一把年纪经验不算差了,怎么还能被他这种小手段干扰了呢……
六星光牢时间一过张佳乐首先做的就是到张新杰身边去。张新杰看了一眼有些狼狈的浅花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蓝溪阁开始控制仇恨了,喻文州指挥得非常好,再控制不住怕是不好办了。”
张佳乐放远视角一看……可不是,烟花姑娘扔爆竹的方向多是蓝溪阁那边,他们这边要是再控制不住仇恨这个boss怕是没希望了。张佳乐随手拿了个草莓丢嘴里嚼了,吧唧吧唧嘴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想到了刚才看到的,喻文州略有些苍白的嘴边上沾上的草莓汁。或许这也是个好办法,虽然这有点叶修……
与此同时,副本里的叶修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张佳乐长出了口气,跟张新杰丢下一句“副队你多担待点,前辈我要为老不尊了”,然后浅花迷人就被扔下不动了。张新杰很懵,但是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哦了一声让望山云雾给浅花迷人点了两个瞬发的回复术就回头指挥大部队去了。
他一定是想到什么办法了吧。
“一队治疗注意给骑士刷回复,四队元素准备天雷地火,十队狂剑准备开狂……前辈?”
喻文州有些疑惑的看着把他耳机拿下来的张佳乐。张佳乐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那个,文州啊,烟花姑娘是枪系boss。”
“对啊,怎么了吗?”
张佳乐似乎非常满意他的回答,干脆弯下腰俯身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
“这儿有个弹药boss,你想不想先收了?”
什么?
喻文州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张佳乐也不含糊,一手扶着椅子扶手一手抬起喻文州的下巴,对着他的嘴唇就亲了下去。
因为刚刚吃过草莓的关系,喻文州嘴里还满是草莓的甘甜味。张佳乐起初只是吮吸着他的嘴唇,渐渐的似乎不太满意能敛到口中的这一点甜味,舌尖开始不安分的在喻文州的齿列上来回逡巡,将他齿形挨个描摹一遍之后撬开他的牙关,勾起他的舌头一起缠绵。喻文州开始还能稍微反抗一下,但是他整个身形都被张佳乐堵在椅子上实在没有什么大幅度活动的余地,只能让张佳乐按在那儿亲了个七荤八素。
“文州,比草莓还甜。”
张佳乐低头把喻文州下颌上的暧昧痕迹亲了个干净,抬眼一看喻文州,脸上一大片红晕,刚刚被亲过的嘴唇也泛着红色,呼吸还没调整好剧烈的喘息着,胸口急促的起伏着。
要命,当真是要命。去他的boss,掉什么东西都没我的文州有吸引力。
喻文州就看见,张佳乐咽了咽口水,然后走了过来……
“等,等一下前辈……!去,嗯啊,去卧室……”
没了喻文州指挥的蓝溪阁那就是群龙无首,boss最终还是让霸气雄图给推了。流木和望山云雾并排站着,黄少天和张新杰和他俩表情一模一样。
面无表情。废话,你要是听了刚才的现场直播,你也面无表情。
最后先开口的还是黄少天,“不是,张新杰,你是不是教了张佳乐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怎么现在也这么心脏了啊?”
张新杰并不想理他。这个时间他差不多该收拾收拾准备睡觉了,什么张佳乐,什么喻文州,不存在的,他不想理他们。黄少天一看也不说什么了,气鼓鼓的找人打算再去下个本,“来抚慰本剑圣受伤的心灵!”
浅花迷人和喻文州的术士小号,就像两棵树一样还在原地站着。这俩人走之前谁也没关电脑,不过看看屋里他俩现在热火朝天的,怕是明天早上之前都不会有人来关电脑了。

-End-

别看了,后面没有了,人家小两口办事儿你们凑什么热闹,都散了都散了。

今天的太太们在干什么?鬼知道。

我们夫人们都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鹤落晏安:

-ooc有


-坚信夫人的爱可以改变一切,所以张新杰...。


-男神x你系列?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小仙女。


是的就是她们,职业选手的太太们。


 


丈夫不在家怎么办!


搓麻。


不会搓麻怎么办!


黄赌毒。


黄赌毒没意思怎么办!


搞事情。


                                          ——喻太太的至理名言


 


        喻太太现在很彷徨,没有原因的彷徨。


        好的吧,其实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还非常的......隐私。


        比如用喻文州的号询问职业选手“请问我能看你穿蕾丝吊带吗?”,好的吧这就非常的吓人了,所幸的是喻文州不知道,喻太太有大半天都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荣耀职业选手太太交流群】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张新杰夫人,昨天张副有什么表示吗?


张新杰养的闺女:让我想想,他不是喜怒于形的人——啊,卸载QQ然后对着台历上的蓝雨看了好一会儿算吗?难得看他那么低气压。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想了想我昨天是不是发给韩队了,我现在有点害怕。......趁老喻不在


张新杰养的闺女:我说昨天新杰和韩队打电话说什么呢......


张新杰养的闺女:新杰好像说了什么…——队长,冷静。


张新杰养的闺女:韩队发火啦?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吾命休矣。


 


        喻夫人抱着手机瘫成猫饼。


        事实上张新杰的反应确实很平淡,平淡到盯着那条消息看了整整一分钟。张新杰夫人如是告知。


        他可能在想怎么搞死蓝雨吧。喻夫人蜷成个团。


 


        “喂,喻队?我是张新杰。”张新杰翻了翻日历,面无表情。


        “是我,有什么事吗?”喻文州正给自家夫人讲睡前故事,秃噜两把被子里头小姑娘毛茸茸发顶似乎心情挺愉悦,低下头继续浏览故事书。


        “夏休期我准备带我夫人来G市,顺便去一趟蓝雨,不打扰吧?”


        喻夫人的表情僵硬了一会儿,表情沉痛地躲进了被子里。喻文州觉得自个儿夫人这动作挺可爱,把被子往下扯扯露出夫人的脸来,“嗯”了一声。


        喻夫人:喻喻喻喻喻喻喻喻喻......


        喻文州:怎么结巴了?


        喻夫人:我我我我我我......


        震惊!某职业选手太太竟是结巴,背后真相竟是......。喻文州把手里的故事书又翻了一页,俯下身子亲亲夫人的额头。


        “记录我早就看见了,我会处理。好好睡觉。”


        “刚刚讲到哪儿了?哦,老巫婆被迫穿上了烧红的舞鞋。”


        喻太太:喻文州你冷静一下,我们能不能不要讲黑童话。


 


A.M. 00:01


【荣耀职业选手太太交流群】


张新杰养的闺女:哇半夜玩手机...太刺激了。


张佳乐家的小流氓:张佳乐还在打农药...我能听见他在喊mmp.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张新杰夫人大半夜居然没睡觉...太刺激了。


郑轩的那口子:哟各位这是……好久不见啊都这个点瞒着那位不睡啊


魏家的死肥宅:我俩背对背玩手机你敢信。X


张新杰养的闺女:......事情不妙,新杰捏了捏我的手。超级绝望。


张新杰养的闺女: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张新杰醒了,张新杰开灯了,张新杰......


张佳乐家的小流氓:张佳乐又开了一盘哈哈哈哈哈还用的蔷o恋人!!


张新杰养的闺女:@张佳乐家的小流氓 啊新杰说张佳乐再不睡明天加训。


张佳乐家的小流氓:张佳乐:exm???我这局刚开。


张新杰养的闺女:喻太太,夏休期我们可能...空降G市...!!


王杰希的祖宗:哇靠,这么刺激。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卧槽这么刺激的吗,你你你你跟他说让他冷静一下!!!不不不你把手机给他!!!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啊张副你英明神武英姿飒爽!那不是老喻发的那是我发的你听我解释!


张新杰养的闺女:喻夫人多虑,我只是为了两队友好交往。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你听我说...!!


张新杰养的闺女:她爱吃,就顺道带着她去蓝雨所在地了。


张新杰养的闺女:喻夫人无需担心,我想韩队也会理解。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住口,张副!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不睡觉的吗!


张新杰养的闺女:各位早点睡。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张新杰!!张副!!奶爸!!!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等一下!我就说最后一句!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张副!


 


A.M. 00:34


张新杰养的闺女:晚安。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我靠我是不是看错人了?!张副还不睡的吗!!


楼冠宁太太:什么,这是张副?


张新杰养的闺女:这不是看你们聊天,好奇我夫人平时都关注些什么。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张夫人呢,我们搓麻三缺一啊三缺一。


楼冠宁太太:这么刺激?实不相瞒我们平时都聊打麻将。


喻文州身上小娇妻:斗地主。


张佳乐家的小流氓:抽王八。


 


 


 


——————————


啊,我真的问了。


hmp柔哥让我滚,孙翔差点跟我打起来,想讹喻文州结果被喻文州讹了。


巨气。


凭借记忆艾特一下...。


请问你俩,下次张佳乐夫人六连跪谁负责?x@胭脂梨叶. @夏花湫月 

【全职高手/男神×你】黄少天生日快乐


#少天的生贺来啦#
#最近谜之不在状态产粮极少#
#不管怎么说先祝剑圣大大生日快乐#
#ooc,ooc,还有ooc#
#私设各位夫人都是黄少天小迷妹#






【叶修】
昨天新刷出来的boss
她死活不让我抢
非让我让给蓝溪阁
还让我站那儿给蓝溪阁的人随便杀
说是什么
“这是我唯一能送给黄少的生日礼物了!”
——《千机伞要是被爆了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张佳乐】
我就不明白了
我是弹药专家
黄少天过生日
和我要帮她去给他放烟花
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媳妇儿百花式打法真不是用来放烟花的》



【韩文清】
她坚持不让我看她给黄少天的礼物
理由居然是
“我不想让男神的生日礼物被你拿走!”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抢钱包的》



【周泽楷】
她说
喜欢黄前辈
因为
话多
——《嘤QAQ》



【张新杰】
七夕和她出去玩了一天
回家来累的不行还不休息
根据她的说法
“我要撑到零点祝黄少生快!”
——《要是这样我就要跟你谈♀谈了》



【喻文州】
为了给少天庆祝生日
她七夕都没跟我出去
在家做了一个大蛋糕
然后今天带到俱乐部来送给少天了
——《少天明天加训,媳妇儿今晚加♂训》



【黄少天】
哈哈哈今天本剑圣生日简直开心到炸!
来来来数数今天收到的礼物啊
哎哟太多了都数不过来了
最好的还是我媳妇儿啦哈哈哈!
冰雨一比一神还原模型!
以后谁再不老实就让他真实感受一下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媳妇儿我爱你快让我亲一口吧唧啵!》









p.s.其实那把冰雨是你用来拍他的【别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