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APH/独伊】Moonlight




#aph深夜六十分产物,毫无逻辑极其流水

#cp独伊,费里西安诺人鱼设

#ooc,ooc,还有ooc




那好像……是条人鱼。


年幼的路德维希三两步跑了过去。夜晚的沙滩非常的冷,海风卷着稀碎的浪花拍在那孩子身上,潮水涌上来的时候几乎要将他小小的身体淹没。小人鱼似乎昏了过去,路德维希蹲下将他抱了起来,他的尾巴纤长又漂亮,深蓝色的鳞片反射着月光映在路德维希眼里,与他天蓝色的瞳色融在一起,像是海洋与天空之间的碰撞。


“唔……诶?那个,你是?”


小人鱼醒过来了,在少年的怀里挣扎了一下,尾巴在沙滩上拍出一道道痕迹。他的皮肤白皙细腻,有些病态的感觉,大概是因为生活在海里见不到阳光吧,路德维希想。他将小人鱼放在沙滩上,抬头时无意中撞上小人鱼充满好奇的眼神。他的眼睛真好看,是和发色一样漂亮的浅棕色,活泼又灵动,就好像……


“Ve……我脸上沾上什么东西了吗?”


“啊,不是,没有。”路德维希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尴尬的咳了一声,“那个,我叫路德维希,是这边渔夫的儿子,刚刚看到你昏倒在沙滩上就过来看看,你没事就好。”


“路德维希是吗?谢谢你,不用担心啦,我只是游着游着就睡着了被冲上沙滩而已,没事的!啊,对了,我叫费里西安诺,很高兴认识你!”


小人鱼笑了起来,他的眼睛弯成一道弧线,唇边隐隐露出小虎牙。那笑容明亮极了,路德维希一时间真的想不出来什么可以与那样的笑容相比,非要说的话……是五六月的太阳吧,温暖又遥远,却并不遥不可及。不过,等等……


“游着游着就睡着了,你也太大意了吧?”路德维希伸手,用袖子擦去他发上的水珠,“这里到处都是想抓人鱼拿去卖钱的人,你这样万一被抓走怎么办?”


“Ve……人类都是这样的吗?”


费里西安诺露出了茫然的神情。路德维希一愣,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费里西安诺知道人类这些不好的方面,他想给他留个好印象。


“也,也不都是。不然我就不会跟你说这些了。”路德维希咳了一声,指了指远处的海,“赶紧回去吧,别让人看到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别再这么迷糊了。”


费里西安诺乖巧的点点头,回身跃进海里。路德维希等了一会儿,海面早就恢复平静了,他还是不想回去。那个小人鱼,他想,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吧,莫名其妙的有些失落。


他转身向着自己家的小屋走了过去。海面忽然响起浪花翻腾的声音,路德维希赶紧回身,费里西安诺半截身体露在海面上,远远的向他挥着手。


“路德!”他大声喊着,“谢谢你!我会改掉游泳时睡觉的毛病的!”


他背对着月光,路德维希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觉得他笑得很开心。然后小人鱼纵身一跃,漂亮的鱼尾拍碎了海面上摇曳的月光,荡起的涟漪被海浪冲散。海风掀起路德维希的衣角,吹乱了他的刘海,他长长的出了口气,真是个让人费心的小家伙啊。


。。。。。。


遇上风暴了。


船上的人乱七八糟的喊着,路德维希死死的握着船舵努力稳住船身的方向。不行,这么小的船根本就顶不住这么大的风暴,如果再不能到岸边的话……


“好大的浪!甲板的人都快回去!”


海浪裹挟着风暴,如同恶魔一般扑向无助的船,将它狠狠扯成碎片。船上的人在海浪中挣扎叫喊,每个人都在寻找路德维希的踪迹——他失去意识了,昏昏沉沉的向无边的深海坠落。


水下的世界平和而安静,没有海面上那些喧嚣嘈杂。有一个身影掠过破裂的船板,将路德维希抱在怀里,转身抱着他向着海面游去。


水中的流光滑过深蓝的纤长鱼尾,尾鳍搅起一串跳跃的气泡。


路德维希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大块木板上。风暴似乎停了,阳光从云层间倾泻下来,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上的伤口,很奇怪,被包扎过了,会是谁……


“醒过来了吗路德!伤口还疼吗?”


他扭头,青年趴在木板上,下半截身体泡在海水里,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水面。他浅棕色的发上挂着未干的水珠,对上路德维希视线的时候弯眸笑了起来,露出唇边可爱的小虎牙。


“我改掉游泳时睡觉的毛病了,你还愿意和我玩吗?”


——属于天空与大海的故事,开始了。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