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湫月

张佳乐脑残粉,热爱双花,霸图铁杆粉丝。

【全职高手/林敬言生贺】过个生日而已嘛



#老林生日快乐!!!
#不走脑子瞎写
#主林方,其他cp带一点
#ooc,ooc,还有ooc



【海无量】:我靠你们快点!!!我快撑不住了!!!霸图的兴欣的呼啸的来人啊!!!

【防风】:退役人士一脸懵逼……

【夜雨声烦】:看看看你药什么都不知道,来吧本剑圣给你解释解释,就是霸图老林他不是今天生日嘛我们计划着给他一个惊喜!就这么简单!你看看你退役了出国了消息也跟着不灵通了,是不是回到原始社会种王不留行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靠,刷屏了,来个人给他个禁言谢谢。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王不留行】禁言1小时。

【王不留行】:不谢。

【索克萨尔】:mmp王大眼你有本事禁言有本事你给4000解释啊你看我nsjakakqkoqoqoqoqo

【索克萨尔】:咳,大家继续,少天安静了……

【一叶之秋】:啧啧啧。

【唐三打】:啧啧啧。

【再睡一夏】:啧啧啧。

【君莫笑】:啧啧啧。

【海无量】:你们啧个球啊赶紧过来!!!为了不让老林看手机我把电闸都拉了!!!

【生灵灭】:玩手机和电闸有什么关系???

【海无量】:他手机没流量拉闸了又没wifi,现在他正在玩,呃,神庙逃亡……

【逢山鬼泣】:林前辈还真是,呃,怀旧?

【海无量】:快快快都播报一下位置!老叶艾特一下全体!

【君莫笑】:成。@全体成员

【大漠孤烟】:我和新杰已经从机场出来了,现在在路边打车。

【石不转】:现在不太好打车,稍微慢一点抱歉。

【君莫笑】:你俩往那儿一站谁敢停啊……那什么,兴欣全体,除了方锐,现在在出租车上,正在往那边去。

【无浪】:轮回全体还在飞机上,大概五分钟左右降落。

【一枪穿云】:二十分钟到。

【百花缭乱】:我和大孙已经在出租车上了,十分钟能到。

【再睡一夏】:嗯,如果不堵车的话。

【生灵灭】:雷霆全体,已经离开高铁站准备打车了。

【鬼刻】:……高铁站?

【鸾辂音尘】:那个,我们没抢到飞机票……

【王不留行】:微草全体,三分钟内到。

【防风】:不是全体啊我没在啊。

【防风】被管理员【王不留行】禁言1小时

【流云】:你药互怼喜闻乐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sbajqiqoqlqooq

【流云】:……对不起前辈们我不应该让黄少抢我手机!

【索克萨尔】:蓝雨全体,现在在机场巴士上。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索克萨尔】解除禁言。

【夜雨声烦】:靠靠靠看在大家现在在说正事的情况下我就不说什么了,王大眼你给本剑圣等着!!!

【罗塔】:我和牧云奇英快到了……话说只有霸图不是全队一起来的嘛?

【斩楼兰】:不不不还有我们……义斩全体,除了孙哲平前辈,已经到楼下了,然后看见了唐队……

【唐三打】:……呼啸全体,已经在楼下蹲了十五分钟了。

【一叶之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逢山鬼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虚空全体已经在旁边甜品店吃了好几回冰淇淋了。

【风城烟雨】:烟雨全体,现在在甜品店喝着奶茶看着门口那桌轩哥笑得天花乱坠,以及对面楼下蹲着站着的一群人。

【海无量】:好了就这些人了对吧?速度来速度来,冰箱里肉都快化了!对了能来的不能来的你们先跟个队形!

【海无量】:老林生日快乐。

【百花缭乱】:老林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老林生日快乐。

【飞刀剑】:老林生日快乐。

【一叶之秋】:老林生日快乐。

【鸾辂音尘】:老林生日快乐。

【林暗草惊】:老林生日快乐。

【半透明】:老林生日快乐。

【韶光换】:老林生日快乐。

【落花狼藉】:老林生日快乐。

【再睡一夏】:老林生日快乐。

——以下省略n个“老林生日快乐”——

【石不转】:应该都到了。

【海无量】:那成我去拉电闸了啊,你们找个谁喊下口号!

【百花缭乱】:我喊我喊!



林敬言这儿屏幕里的小人刚从悬崖上掉下去,就听见旁边方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哎呀林大大又掉下去了,你慢慢玩着我去看看来电了没有啊。”
“去吧。”林敬言点了点屏幕关了游戏,“不玩了,玩得手都僵了。要是来电了我……”
话还没说完就来电了,然后林敬言就看见手机上wifi自动一连,成排的“老林生日快乐”就冒了出来。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又听见楼下某人嘹亮的一嗓子,“来来来听乐哥指挥啊,我数一,二,三——”
……张佳乐?林敬言有些疑惑的走到窗边拉开窗户,然后就看见楼下乌泱泱一堆人,瞅着他的方向扯着嗓子喊着——



“林敬言生日快乐!你是最好的冷暗雷!”



林敬言扒着窗户,正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身后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林,生日快乐。”
方锐端着蛋糕,笑得一脸没心没肺。一如当年在呼啸给他过生日的少年,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生日,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时,坚持要给他过生日的少年。
“那个,我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吧……”他的神色中罕见的带上了一丝局促,“就是,不管你是唐三打,是冷暗雷,还是现在的退役状态,你都是第一流氓!”
不待林敬言开口,方锐又想到了什么,“呀,流什么氓,你看你现在这个打扮,第一斯文流氓啊!你说是不……唔……”
唇齿间微微的碰撞。林敬言意犹未尽的离开方锐的嘴唇时,方锐的脸都红透了。
“老林你你你……”
“怎么?方锐大大害羞了?又不是第一次了。”林敬言调笑着走回窗边,向楼下挥了挥手,“走吧咱俩,今天可要和他们好好吃一顿了啊。”
谢谢大家,谢谢你们所有人。
谢谢呼啸,谢谢霸图。谢谢荣耀。
谢谢你,方锐。余生请多指教。
林敬言,祝你自己生日快乐。

-End-

评论(2)

热度(82)